LaChasseAuxPapillons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20

青冥:

“是EDTA,应该是加了抗凝剂没错,撒加,你应该去查下地上的血迹究竟做了哪些手脚。”

深夜,撒加坐在酒店的沙发上,他还在回想着加隆对他说的话,在他的脑子中,一些碎片默默的拼凑在一起,他仿佛看到,在那天夜晚,在那个本该没有人出现的房间,有人摆弄着眼前的尸体, 他点起了一把火,增加了房间内的温度,加速了尸体的腐烂过程,而他又在尸体的头部撒上了加入了抗凝剂的血液,任由血液在地板上蔓延…

不对,总觉得哪里不对,即使是为了伪造证据迷惑警方而掩盖真正的死亡时间, 撒加也觉得对方做了太多无意义的工作,加速尸体腐烂的过程是为了伪造提前的死亡时间,而防止血液凝固却是为了伪造推后的死亡时间。 

“他究竟有什么意图?”撒加默默的念叨着,而他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是, 这天晚上直到深夜,他身边似乎少了一个聒噪的声音,房间里安静的可怕。 

 

“你看, 这是什么?”米罗捡起手中的石子,将带血的一面冲着艾欧里亚。

“谁知道。我说,我们还是走吧。”艾欧里亚环顾四周,不知道是被冷到了还是吓到了,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喂,狮子座,原来你真的怕鬼?”米罗饶有兴致的看着艾欧里亚脸部的表情, “这不应该啊。星座书上说,你们狮子座天不怕地不怕…”

“滚你一边去!”艾欧里亚抬腿就朝米罗踹过去。“怕鬼怎么了?怕鬼掉时髦值吗?谁像你, 傻不拉几的一个人坐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艾欧里亚说着也不顾米罗还没来得及站起来,转头就走。 

“喂喂, 等等我!”米罗见艾欧里亚气哄哄的样子,急忙拉着他的裤腿,“等等我。”

艾欧里亚转过脸来,神色复杂的看着米罗,看的米罗心里面直起毛,而后,他看着艾欧里亚突然笑了起来,“原来你也怕一个人待在这个鬼地方,怕的话就早点和哥说呗。”

“怕什么怕。”米罗摆摆手,撑着艾欧里亚的肩站了起来,“再说你和我一样大,你哪来的脸当我的哥?”

“我是狮子座,你是天蝎座,我比你大几个月。”

“切,我明明比你大半年。”

“那你哪年出生的?”

“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是哪年出生?”

。。。。。。

两个人就这么吵吵闹闹着,拿出连鬼都会觉得烦的音量打闹着下了山,离开了那片如废墟一般的哈迪斯神殿遗址,而这个时候,如果他们之间任何一个人回头看过去的话,便会发现在硕大的银月下,山顶上正站着一个人。那个人逆光而站,看不清他的轮廓,但是他似乎低着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去的两人, 而后,他走向刚才米罗摔倒的地方, 弯下身去,一颗一颗的拾起了那些带着血迹的石头。 

 

“撒加,我回来了!”米罗到家后,照例冲着屋内打了声招呼,但他却没得到撒加的回应。

他走进屋内,却看到撒加趴在灯下,他的手下压着一片证物袋,袋内仅仅装着一片染成红色的纸巾。米罗若有所思的注视着撒加的脸,看了很久,撒加却睡的很熟,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的节奏一起一伏, 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

米罗叹了一口气,十五岁的少年扭过头去,从床上拾起撒加的外套,将他轻轻的搭在撒加的背上,“看在你不等我就自己先睡了的份上,今天这张床就让我独占了。”米罗冲着撒加说了一句,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证物袋的上面,然后熄灭了室内的灯光。

 

第二天清晨,当撒加醒来时,便发现了眼前那颗带血的石头。

“这孩子…”撒加扭过头看了看床上的米罗,这孩子在他家的睡姿倒是越来越豪放,从最初的第一天谨慎的缩在床脚,到现在四仰八叉的露着个肚皮在他的双人床上摆了个大字,大方的占据了本该属于撒加的另一半床位,撒加微笑的摇了摇头,想着不知道他昨晚什么时候到家的,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儿, 他转过头,注视着桌上蓦然多出来的那块东西,那颗带血的石头。

米罗并没有告诉撒加那是他带回来的东西,但是撒加凭直觉知道一定是他拿回来的。米罗和艾欧里亚,这两个孩子,昨天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玩了, 等他醒来一定要好好的盘问他,这么想着,撒加拿起了石头,仔细观察起来。

石头上的血迹早已经凝固,甚至因为时日已久的关系,已经呈现出一种氧化过后的铁锈色,撒加凝视着石头,本已在脑中成形的犯罪成形的犯罪现场,却突然有了新的设想。 

“艾俄罗斯,在吗?我是撒加。”撒加想着想着,拨通了艾俄罗斯的电话号码,“我这里有一些新的证物,你能帮我找人验一下DNA吗?”

撒加刚挂电话,就听到身后被子悉悉索索的的声音,他回过头,看到米罗两手抓着被子,缩在被子里, 两只眼睛紧紧闭着的样子,一看就是在装睡觉。撒加只觉得内心一阵好笑,他爬上床,一把掀开米罗的被子,“别装睡了,还有事情要问你。”米罗果然猛地睁开眼睛, 见撒加抢走自己的被子,一把把被子抓回来,“我没有装睡,刚才你和谁打电话我什么都没听见。”却没想到用力过猛, 直带着撒加扑在他的身上。

感受到撒加温暖的呼吸一点一点的蹭在自己的脸上,米罗只觉得心跳似乎停了一拍,他愣了愣,不敢转过头去看撒加,而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撒加的长睫毛上,是他昨天注视良久的长睫毛。

“大清早发什么疯,还不快起来,给我讲讲你和艾欧里亚昨天去了什么地方。”撒加拍了拍米罗的屁股,面色如常的从床上爬起,他的声音依旧沉稳,掩饰着内心的一点点小小的悸动。 


评论

热度(35)

  1. LaChasseAuxPapillons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2. 陌上花开_丹心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