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撒米】你微笑的样子 (现代AU) 15

青冥:

“从尸体的腐烂程度来看, 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七十二小时以上, 但是从血迹的干涸程度来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却不会超过二十四小时。”撒加安静的听着当地警方的调查结论, 另一方面却很小心的挡在门前,不让米罗看到屋内的情况, 直到艾亚哥斯的尸体被罩上了白布。

“为什么会这样?究竟哪个比较准确?”

“经过我们的初步断定, 凶手应该是故意伪造了死者的死亡时间,以便伪造不在场证据。 实际上,如果停放尸体的环境过于温暖潮湿的话,尸体腐烂的程度会很厉害的。”撒加看着那个有着棕色短发的当地警察有条不紊的向他分析着可能的情况,他暗地里不得不赞叹希腊的警方并不像米罗的某位后母所说的那样,偷着纳税人的钱, 却什么事也不做。

“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尸体腐烂的程度并不足以证明死亡的时间。比如说,像这种情况。”那个警察拿出另一张照片,“对不起,为了保护现场, 我们不得不再次限制你们的调查权利,不过我们会尽量用照片记录现场的各种情况。 比如说, 在奥纳西斯的书房里面的这个壁炉,昨晚明显有被人点着的痕迹。”

撒加看着照片上那个模仿着两百年前欧洲装饰风格的壁炉,在壁炉里残留着一堆灰烬, 他清楚的记得, 前几天当他调查这个书房的时候,壁炉被打扫的很干净。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

“我记得。”撒加点点头。

“这段时间这栋房子以及所有的钥匙已经被当地警方接管,而唯一能进入这栋房子的人,只有当地警方,以及…可能是凶手的那个人。所以,在这段时间内,点燃这个壁炉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凶手本人,而他点燃壁炉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想要提高室内的温度,加速尸体的腐烂程度,而让警方造成误判。”

“所以你认为,血液干涸的程度更能说明死者的死亡时间?”

对方点点头,“虽然一般情况下, 凭借血液的干涸程度并不能准确的判断死亡时间, 但是在高温却潮湿的环境下, 死者的血液并没有完全干涸, 这反倒证明了死亡时间不会太长,很有可能发生在昨晚。”

撒加点点头,他对眼前这位富有正义感而又头脑清晰的希腊警察极有好感,而他俊美的外貌却也正好是他所喜欢的类型, 他忍不住问了下对方名字,

“我叫艾俄罗斯,很高兴见到你。”对方笑着说道,向撒加友好的伸出了手, 而这个时候, 米罗却冷冷的在一旁打岔,

“能进入这栋房子的人可不止凶手一个人, 我哥他就有钥匙,我和撒加也能进入,还有他。”米罗伸出手指了指站在一旁的拉达曼提斯,“他还没有解释他是怎么进来的。”

“米罗。”撒加急忙阻止米罗,并充满歉意的朝那位名叫艾俄罗斯的警官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我现在算是他的监护人, 而我和他是向史昂申请了搜查许可才进入这栋房子的。至于这位拉达曼提斯先生, 他能进来的原因, 很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当时忘记锁门了。 ”

“没关系。”艾俄罗斯笑了笑,“这位是第一位死者的儿子, 和第二位死者的弟弟吧。你的心情我很能理解。”他伸出手,抚摸了下米罗的头发,“其实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艾亚哥斯本人因为在第一次事件发生的时候并不在希腊,所以他手中的钥匙并没有上交给警方,而我们现在也搜不到他身上的钥匙。这么看的话,凶手很有可能是他带进来的。或许当时他约凶手在这里见面, 而凶手却将他杀害,并拿走了钥匙。”

“除了我之外,他还约了其他人吗?”一直站在一旁安静的倾听着的拉达曼提斯,突然插嘴问道。

“关于这点,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一切都是推测,而我们首要的任务,还是要先检验艾亚哥斯的尸体。 撒加先生, 在这段时间,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帮忙调查所有相关人员的不在场证据吧。”艾俄罗斯彬彬有礼的说道, 并向撒加道别。 

 

“撒加,你不觉得很有挫败感吗?”当天因为另一具尸体的出现,而临时中断了原定调查的撒加和米罗, 在回酒店的路上,米罗忍不住向撒加抱怨。

“为什么?”

“什么都没有查到,而且还横插出来两个讨厌的家伙。”米罗想到那个名叫拉达曼提斯的人, 他虽然自称是自己哥哥的好友,但是米罗想到他如蛇一般狡猾的眼睛,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而另一个名叫艾俄罗斯的家伙,看上去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富有正义感的当地警察,而米罗不知道为什么, 看到他就觉得心里浑身不自在。 


评论

热度(41)

  1. LaChasseAuxPapillons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2. 陌上花开_丹心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
  3. JasmineFa青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