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撒米】斯图加特的告白 Chapter 2

Miyako:

虽说是商战背景,然而并没有车祸、坠机、下药、失忆、联姻、间谍、私生子、英雄救美、契约结婚、互换身份、棒打鸳鸯、一夜暴富、一夜破产……我好像对商战文有很深的误解……

德国第四大城市科隆和第六大城市斯图加特之间居然没有直飞我也是懵逼的——你们能想象往返广州和天津居然要在上海或重庆中转的场景么?

 

Chapter 2 科隆的早午餐

 

位置偏远、交通不便、配套设施落后,然而森林环绕、风景如画——这是撒加第一次用中立的态度看待纽博格林后得出的结论。在之前的测试中,他关注的始终只有赛道复杂的布局以及测试车型在各个弯道的表现,换言之,纽博格林对他来说就是一列列的数据和逐渐成型的车型改进方案,而在放下工作负担后,他才觉得这里变得可爱起来。层层叠叠看不到头的绿色生机勃勃,在视野中无限延展开来,树木的清新和潮湿抵消了一部分刺鼻的尾气。各种档次的车从面前飞驰而过,既有不务正业的富二代和经验丰富的汽车工程师,也有两手空空的蓝领阶级甚至失业者。在追求极限速度的疯狂本能面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撒加倚靠在车门上,抱着手臂进行着无意义的哲学思考,疾驰而过的车里偶尔传来轻佻的口哨声,他微微抬眼,还以一个不屑的冷笑,便不再去管他们。直到隐约听见有人飞奔而来的脚步和粗重的喘气声,他才满怀期待地转过头,向他等待的人挥了挥手:“米罗!”

他背着巨大的旅行包,稍显狼狈地向撒加跑来,卷曲的长发随着脚步有节奏地跳跃,就像他本人一样充满了活力。米罗在他面前停下,两手撑着膝盖调整好呼吸和心跳,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细长的秒针已经扫过了最下方的刻度,向着9点整一点点迈进:“太好了,总算没迟到。”他重新直起身子,顺手取下沉重的背包放在地上。他今天穿着干净的浅色T恤和休闲裤,都是随处可见的夏季服饰,不过穿在好身材的人身上,看起来总是会特别一些。“怎么了?”觉察到撒加用欣赏的目光打量着他,米罗忍不住问道。

“你们那套工作服的颜色真的挺滑稽的。”

一本正经的回答惹得他笑了起来:“其实大家都这么觉得,你看到那个反光背心了吗?每天走进围场我都觉得自己在发光,太招摇了。”

撒加轻轻拍了拍车顶:“带驾照了吗?想开几圈?”

“带是带了,不过……”看着漂亮黑色奥迪新款车,米罗有些犹豫地挠了挠头,“我第一次来这里,也没开过奥迪。”要是撞坏了车或者赛道,那可就完了,他想。米罗原本的计划是租一辆自己平时开的车型,这样即使不熟悉赛道,至少对方向盘的把控不会出错,可现在撒加居然带来一辆他从没碰过的新车,这让他有些为难。

撒加思索了一会儿,建议道:“第一圈我来吧,你先熟悉一下环境,如果觉得没问题,后面两圈就留给你。”

“好。”米罗高兴地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这样子感觉好像领航员,不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一边开着自己的玩笑一边打了个哈欠。

“昨天太兴奋没睡好?”

“比赛结束后被拉去通宵庆祝,刚才差点睡过头,早饭都没吃就跑过来了。”

撒加闻言,没有立即发动座驾,而是转过身,从放在后座的包里找出一根能量棒扔给米罗:“只有这个,先填填肚子吧。”

“谢谢。”米罗感激地撕开包装,燕麦的香味拯救了他空空如也的胃。等他吃饱喝足,撒加才踩下油门驶上赛道。车开始加速,两侧的绿树飞速后退。一系列较为缓和的弯道过后是一个陡峭的下坡,经过Fuchsrohre弯后又是一记上坡,紧接着马上一个非常急的S弯,然后又开始下行,一直到海拔350米的最低点Breidscheid。出乎意料的巨大落差,米罗不知什么时候紧紧地抓住了扶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努力记下每一个弯角。里程很快过半,他们进入了最危险的Karussell弯,接近180度的巨大转弯产生的离心力让米罗觉得自己快被甩出车外了。有惊无险地经过之后,他们飞速驶过最高点Hohe Acht。这里较最低点高出了足足304米,纵使撒加的驾驶风格相当稳健,依然给米罗带来一种过山车般的感觉,他几乎是屏气凝神到了终点。

见他高度紧张的样子,撒加关切地问道:“怎么了,没事吧?”刚才那一圈的速度并不慢,他有些担心第一次来这里的米罗会晕车。好在缓过神来的米罗没有任何异常,反而跃跃欲试地和他换了座位。“弯道太多了,一次记不住,得麻烦你做领航了。”米罗将安全带调整到舒适的位置,嘴上说着谦虚的话,神情却是绝对的自信。

20多公里的北环有超过100个弯道,除非专业的测试人员,根本不可能全部背下来,撒加想,他觉得第一次尝试挑战的米罗能在12分钟内跑完就是奇迹了。然而结果远远出乎他的预料,米罗的第一圈就十分平稳,除了在最低点前的一系列高难度弯角打滑了一下,第二圈的速度更是惊人,他像个经验丰富的车手一样近乎完美地跑过了所有的弯道。虽然有自己在一旁提醒,但撒加难以确定在如此高速的飞驰中,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米罗到底听进去多少,他认为更多的时候他完全是在依靠自己天赋的反应力。根据粗略的估计,他觉得第二圈的圈速和他接近全力的第一圈相比,落后不会超过一分钟。

“你真是个天才。”车在路边缓缓停下,撒加难以置信地看着驾驶座上的米罗。惊讶而赞许的眼神让米罗有些不好意思:“过奖了,是你根本没有全速跑吧。”

撒加笑了笑,带着一丝自嘲和羡慕感慨道:“我已经过了能不要命狂飙的年纪了。”他还记得曾经的自己也是那么无所畏惧,和双胞胎弟弟加隆在卡丁车场疯狂地刷新单圈最快的记录,而在拿到驾照后他们的赛场甚至转移到了高速公路上,目中无人地相互追逐,偶尔也会在限速路段不幸失手,背上高额的超速罚单。可惜这种无忧无虑的日子没有持续多少年,在父亲强势的压力下,他们不得不背负起皮耶希家族继承人的责任以及对波尔施家族微妙的亲情与敌意,当然,这也意味着不能再有胡乱飙车之类的危险之举,即使是任性的加隆此后也收敛了不少。对身为长子的撒加而言,这份责任感如同给他套上了无形的枷锁,限制了他所有的行为,如今他已经习惯了从家族的角度思考所有的事,而那个名为撒加的普通年轻人,早已沉睡在记忆深处,叫都叫不醒。

“何必把自己说得像个大叔一样。”米罗小声嘟囔着。

如果论心态的话,已经差不多了吧,撒加想,但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重新换到了驾驶座上:“走吧,去吃东西。”

 

总人口不过200上下的纽博格小镇并没有多少餐厅,过去一周里米罗早已把它们吃了好几轮,而已经呆了一个月的撒加更是远远地看到招牌就开始反胃,于是他们决定直接前往44公里外的科隆。盘旋在丘陵上的公路和赛道一样高低起伏,满眼的绿色里错落着小巧的古堡、牧场和巨大的风力发电机。米罗靠在窗边,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平时难得一见的田园风光。

撒加瞥了一眼后视镜,米罗轻松愉快的表情映入眼帘。“刚才的两圈感觉怎么样?”

“太刺激了,我手上全是冷汗,踩着油门的脚都在发抖,就怕把车撞坏了。不愧是圣地。”

“可你的圈速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紧张的样子。”

米罗转过头,稍显羞涩地笑了,带着三分的得意:“撒加,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一定会因为和北环擦肩而过而懊恼上好几个月的。”

“没什么,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可对我而言是。”

撒加无意再和身边已经向他道谢了一路的年轻人在这件事的重要性上继续争论下去,“已经到科隆了,想去哪个餐馆?”

米罗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就往机场开吧,看哪家顺眼就停下。反正这里也不熟,都一样。”

“那我带你去个地方。”撒加无视了这个随随便便的建议,然后熟门熟路地开进了市区。米罗好奇地看着他在复杂的街区中七绕八绕,最后在停在一家装修成老式风格的门面前。由于是刚刚开门营业,店里只有两三个客人,他们走到靠窗的位置坐下。服务员送来菜单,不过撒加看都不看一眼,就先点了一杯Kölsch和柠檬水。

看着很快送上来的细长玻璃杯和金色透明的啤酒,米罗好奇地问:“你好像很熟悉这里?”

“读大学的时候周末经常到这里玩。”撒加拿起稍显笨重的厚玻璃杯抿了一口凉水,即使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上去也十分优雅。

“你在哪里上的学?”

“亚琛工大。”

米罗忍不住挑了下眉,如果说此前他还考虑过撒加是个靠家族势力在公司挂名一个职务的草包富二代的可能性,那么现在这份怀疑彻底烟消云散了,相似的教育背景让他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拉近了不少。

撒加可不知道他的心理变化,只是将菜单推到他面前:“饿坏了吧,想吃什么?”

米罗毫无头绪地将几页纸翻了几遍:“饿过头了反而什么都吃不下。”

“那可不行,饮食不规律会把胃搞垮的,何况你一会儿还要坐飞机。”撒加自作主张地点了当地特色的莱茵醋焖牛肉和血肠。米罗坐在对面,突然觉得有些高兴。

“你笑什么?”

“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我的胃了。”

“怎么能把自己说得那么可怜?”虽然对米罗的了解几乎为零,但从着装和随身携带的物品来看,毫无疑问他家境良好,撒加本能地感受到了和自己相似的气场。热腾腾的美味佳肴中断了这个话题。香气逼人的醋焖牛肉浇上了蜂蜜酱汁,辅以红梅和葡萄干,酸甜可口,再配上土豆丸子和苹果慕斯,一下就让米罗胃口大开。撒加微笑着将盘子推到他面前,然后又从自己的盘子里切下了一块血肠分给他。他不知道米罗身上发生过什么,但他不介意把这份关心进行到底。他们边吃边随意地聊着天,然而撒加渐渐发现无论他怎么试图扯开话题,谈论的中心最后总会回到奥迪公司上来,米罗似乎有意地在主导着他们的交流。

“这站的结果居然和上站一模一样,梅赛德斯又是1-2带回,你觉得奥迪今年还有戏么?”

“谁知道呢,毕竟后半赛季才刚刚开始,梅赛德斯接下来每站都因为技术故障而退赛也不是没有可能。”

恶趣味的玩笑让米罗险些把啤酒喷了出来,“看不出你这么坏心眼……不过拿不到冠军也没关系吧,毕竟对公司来说最重要的肯定是一手数据,再说你也不管车队,只要测试能给你们带来有价值的信息,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米罗,你是不是在套我的话?”

“有吗?”

撒加放下刀叉,揉了揉隐隐胀痛的额角:“抱歉,涉及到公司机密的信息我无可奉告。”这显然是个借口,此次测试是公开进行的,没什么好隐瞒,至于核心的数据,都好好地记录在了存储设备里,他不可能背出精确的结果,何况具体的分析还要回总部再进行。但米罗的问话还是让他心存戒备,倒不是担心自己泄密,而是对方偶尔如猫科动物一般犀利的眼神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被看穿了心思的感觉。

米罗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的反应会那么大,然后明显低落地垂下视线,翻搅着盘中的土豆泥:“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亏我把你当朋友,看你好像压力很大的样子,还想安慰一下来着。”

原本轻松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如此坦率的回复让撒加十分尴尬。米罗一言不发,闷头对付着盘子里剩下的食物,索然无味的样子,撒加张了张嘴,想道歉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习惯了站在公司的立场来对待所有人,但米罗和他们不一样,他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利益往来或冲突,更没有向自己索要过任何东西,甚至连飞车都是他主动提出的。他前脚还像个朋友一样带他来餐馆,后脚却又恶意地曲解了米罗单纯的关心。脸上浮起苦笑,他觉得已经忘记如何正确回应他人善意的自己不免太过悲哀。

“米罗……我很高兴你愿意把我当朋友。”

握着叉子的手停了下来,米罗抬起头,等他继续说下去。

“你能想象吗……你身边的家人、同事,几乎所有的人,都只是把你看成他们心目中理想的样子……你必须按照他们期望的那样来待人接物,如果和预期不一样,他们会很失望,认为你错了……至于你愿不愿意这样,他们不在乎。”

撒加终于将心中沉积已久的怨言断断续续地说了出来,他不是一个伶牙俐齿的人,但平时也算能说会道,可今天他却发现自己连一件如此简单的事都说不清楚,长久的压抑让吐露心声都变得困难了。米罗只是直直地看着他,表情说不上是困惑还是同情,他叹了口气:“算了,现在的你是不会……”

“我明白的。”米罗猛地放下餐具,像是要急于证明自己能够理解这种复杂的心情一样突然开口。撒加有些感动,他没有指望对面看上去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能和自己产生什么共鸣,他能安静地听完这通略显矫情的抱怨而没有发出嘲笑,撒加就已经很知足了,毕竟他们只是两个陌生人,这次相遇只是偶然的邂逅,过一会儿送走米罗后,他们的生活也许再也不会有交集。

“米罗,你不用……”

“被别人贴上一个标签,寄予期望,却未必是自己想要的,不管到哪里都有人管着你,一肚子的不满却没有人听。”他打断了撒加,无奈的笑容和此前判若两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遇上这样的事。如果不明白,我前天会和你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聊那么久?你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对吧?我也一样。所以真的很高兴能在这里遇到你,否则好不容易溜出来的意义都没有了。”

撒加忽然十分好奇他的身份,但随即想到这不恰恰是他最反感别人提起的事情么?米罗是他的朋友,仅此而已,他只需要这一重身份就可以了。“我也应该谢谢你,米罗,这顿饭我请客。”

“这可不行……”

“你还没有工作,等你能挣钱了再还我也不迟。”

见他拒绝让步,米罗也只好点头:“那你如果到卡尔斯鲁厄来玩,我可以当向导。”

撒加笑了,还真是个不愿欠人情的家伙,但他不讨厌这样的人。他们畅谈着空想中的行程和值得一去的景点,差点忘了时间,最后撒加不得不以逼近路段速度上限的车速才把米罗准时送到了机场。

他们友好地在大厅拥抱、道别,撒加目送着米罗年轻快乐的背影消失在人头攒动、宽敞明亮的大厅,嘴角始终带着一抹微笑,他觉得自己正在找回曾经自由的心境。

但是口袋里振动的手机无情地扼杀了这份感情,重新将他拉回了冰冷的现实。他看了眼收到的信息,神情严峻起来。他向着米罗离开的方向最后留恋地望了一眼,然后闭上眼做了一个深呼吸。当深邃的眼睛重新睁开时,刚才的轻松已荡然无存,那个友善的迷惘的总是带着真诚微笑的撒加仿佛只是一个幻觉,他又恢复成了沉着、理智、高傲的皮耶希家族的一员。

假期结束了。

评论

热度(49)

  1. miyuu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LaChasseAuxPapillon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Marina_铁罐的笑容由我来守护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来时月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