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句鹿」嗜汝成瘾

【千手】修罗:

昂感谢拾叁小天使提供的梗和题目完善w。
然后呢,大概是篇虐。
cp是句鹿,第一次试着写句鹿,不足多指教。
嗯设定是句芒是大山深处修炼上千年的树精「原型是建木」,鹿神是一只小鹿x。
ooc有,私设也有的。
嗯,最后食用愉快啦w。


【壹】
句芒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多久。
只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他由一个被人称为黄帝的人竖在那里,本来是用于作为天梯的。
他在那里静默的站着,因为修为长久,周围也不怎么有其他生物光顾,偶尔经过些小动物也会被他散发出来的气场惊得溜走。
他很孤独。
他多么希望能有个人陪陪他。
直到那一天。
有一个年幼的孩子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没想到竟开启了一段孽缘。
他没有后悔。
只希望它能好好的,就像最开始一样,无忧无虑的活下去。
这是句芒最后一刻的,唯一的念头。
你要好好的,自己活下去。
就算没了我,你也要好好的。
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啊。
啊还有,记住曾经有一个叫句芒的人,喜欢过一个叫做夫诸的小鹿,很喜欢很喜欢。
但是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去守护它了。


【贰】
那是一个阳光和煦的午后,暖融融的阳光照在句芒身上的每一片叶子上,这样惬意的午后,无论是谁都会想稍微的闭上眼睛睡一会。
他也不例外。
迷迷糊糊间,摇落了几片叶子,落在地上。
远处树林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一只年幼的小鹿,也许是刚刚进入世间,对这里充满了好奇。也没有感觉到句芒身边的气场,眼神直直的看向那刚刚落下的几片新鲜的叶子,毫不犹豫的跑了过去,大吃特吃起来。
听到动静的句芒睁开眼,一眼就看见脚下一只浅青毛色的小鹿在吃什么,心底一点惊讶,一点激动,悄悄化作人形,折了一段树枝背在身上,轻轻一跃落到地面,小心翼翼的走向那只小鹿。
「小家伙,你从哪儿来的?竟不怕我?」
小鹿抬起头,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忽的弯下脖子去舔了舔他的手。
句芒只觉得痒痒的,没忍住就笑了出来,伸手揽过小鹿的脖子,抚了抚它的背。
「你这小家伙,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吧。记住了,我叫句芒。」
「你呢,以后就叫夫诸吧。」
小鹿点点头,哟哟的叫了两声,眼里是欣喜的光。


【叁】
日子一天天的溜走,小鹿也渐渐修了人形,学会了开口讲话。
但是唯一让句芒不解的是,它从来不会自己去找吃的,也不会走远,只在他身边转悠。
还有就是它常常会盯着树上的叶子发呆,有时还会看着他身后那一段树枝上面的新叶,对着他叫上两声。
直到有天。
它竟开口问他要。
「句芒,我要那片新长出来的叶子。」
「怎么了?」
「我要,你给我嘛。」
句芒起初还以为它是起了玩心,毕竟只是一个孩子,就摘下来给了他。
然后,在他讶异的眼神中,它把那片叶子放进了嘴里。
他才意识到,为什么它从来不肯吃别的东西,不肯离开他太远,会对着它所不能及的树梢呆呆的看上一整天。
他自己的情况,他最清楚。
他本是修炼千年所成的树精,能够存在的唯一媒介就是这棵建木,建木之中所蕴含的灵气不是一般的生物所能承受的,而一旦接触到,并且成功吸收的,无论是人,还是动物,或是植物,都会上瘾。
就像着魔。
再也离不开。


【肆】
句芒很苦恼。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小家伙越多待,就越会对他产生依赖感,到时候,很有可能就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可是他不忍心赶它走。
他看着它一点点长大,修成人形,头上的角也一点点长成现在的样子。
他其实很想看它长成漂亮的公鹿,或者化身为一名翩翩贵公子。
甚至,希望能和他一起渡过日后漫长的时光。
「夫诸。」
他终于还是叫了它的名字。
「怎么?」
它淡淡的笑着,眼睛依然是水灵灵的,就如那年初见的时候。
「你有喜欢的人,或者事物么。」
它被他问的一愣,歪着头想了好久好久,来回踱着步。
「有的。」它点点头。「我最喜欢的,就是句芒你。」
「我希望能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呢。」
「我知道了。」
句芒转过身,唇角一丝苦涩的笑。
快要来不及挽回了。


【伍】
「句芒?」它抱着怀里一束刚摘下的野花。「你要出去?」
「嗯,你在这儿等我。」句芒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抹平了最后一条褶皱,转身走了。留下它在原地,一脸疑惑。
句芒只身去了极东之地。
极东也有一棵神树,名曰扶桑,其灵气成精,名为燧棪。
「你来了?真是稀客呢。」
燧棪笑着从树上跳下来,双手背在身后。燧棪与句芒不同,是化作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两条辫子整齐的梳好垂在胸前。
「我找你有正事。」句芒脸上尽是严肃的神色。「我且问你,可有什么办法能解瘾?」
燧棪闻言,眉头渐渐锁了起来。「你指的瘾……不会是……」
「对。」毫不客气的端起石桌上的茶盏,一口把里面的茉莉花茶饮尽。「就是你想的那样,告诉我,怎么解瘾。」
「你怎的如此不小心……」燧棪叹口气,又重新倒了一杯茶。「只有两种方法,第一,就是了结了他。」
「至于这第二么……」燧棪走到句芒身前,抬手指了指他心口的位置。「把这个给他服下,这瘾,自然可解。」
「不过……这第二条路,你可想好。你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而他,也极有可能会失去关于你的记忆。」
「无所谓了。」句芒转身。「我没有理由,耽误他一生。」
「因为他说,他喜欢我。」


【陆】
「夫诸,你来。」
它顺从的踏着小碎步走到他身边。
「我问你,若没了我,你一个人,可以好好照顾自己么?」
「当然了。」它骄傲的点点头,指了指头上的角。「你看,我已经长大了,现在的修为就算称作鹿神也不会为过吧?你放心好啦。」
「好。」句芒伸出右手小指,又拉起它的右手,勾起他的小指。「拉钩,你答应我的,会好好照顾自己。」
「嗯。」它用力点点头。
「那你现在闭上眼睛,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睁开,按我说的做,好吗。」
「好。」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句芒从身后掣出一柄短刃,握在自己手里,伸到它面前。「来,握住我的手。」待它握好之后,缓慢的带着它向自己的胸口而去。
很疼啊。
一声闷哼。
它下意识的想要睁眼,却被句芒一句「别睁眼。」给吓了回去。
咬着牙把自己最重要的身体部位硬生生从身体里取了出来,撕裂的疼痛顺着血液传遍了每一寸肌肉,皮肤。身体不断的颤抖着,还是强忍着把手伸到了它唇边。
「张嘴,吃下去。」


【柒】
倒下的一瞬间,它睁开了眼睛。
看到他胸前被血染红的衣襟,它终于明白刚刚吃下的是什么。
「你为什么……偏要这么做呢……」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在句芒脸上。「杀了我……你就不必如此啊……」
「因为……你是我……第一个……第一个朋友……」
也是我唯一的恋人。
「为了你……值得。」费力的抬起手想再去摸一摸那圆圆的小脸,却已经没有力气了。
「记得……你答应我……好好……」
它已经说不出话,只得紧紧握住他的手拼命点头。
句芒抬头看着天空,残阳如血,眼中闪烁的光芒渐渐暗淡。「本想……带你看遍世间美好……却……」长长叹息一声,身体已经从末梢部分化作点点荧光。
「最后……让你看看……萤火虫吧……虽然……不是……」
光点越飞越远,它依然保持着抱着他的动作,哽咽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自此以后,它离开那座山,到一处僻静之地开了一处酒馆。以鹿神之名自称,白天温和,夜间则借酒浇愁。
泪眼朦胧中,和着醉意,看着它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低低的唤一句。
「句芒……我……想见你……」
「回来好不好……」


END.


燧棪,扶桑树精的名字。棪是上古树的一种,结红色果实。燧是火祖燧人氏的首字。
扶桑和建木都是神树,所以精气都可以化形。至于带一根树枝的问题……用来保持形体嘛。
啊第一篇句鹿就是虐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没事回头祝松甜回来相信我。
啊那么……大概……就这样吧,食用愉快w。

评论

热度(19)

  1. LaChasseAuxPapillons【千手】修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