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Blindness 5

脸盲君阿Z:


注:这一章难产的要死,唯有大少的长腿能拯救我。但这样欺负提宝是不对的。


……………………………………………………………………
马特觉得韦恩家的孩子都把他神话了。虽然他确实有这么一丢丢的料事如神,但他不能预测任何事。
当然,他猜到有人会对他下黑手,不过他不认为会发生在发布会。
托那位欧洲负责人和阿尔弗雷德的福,他秘密收购了那位神秘的亨利杜卡德先生在欧洲和日本的大部分企业,他查到这人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和韦恩企业对着干很久了。他猜测这位神秘人一定会沉不出气最终现身。
可他没想到有人更沉不住气。比如那位心脏病老股东。
这位老股东打算在发布会时把哥谭宝贝做掉,然后戏剧性的“力挽狂澜”,接手韦恩企业。
所以说,普通人才可怕,蠢得可怕。


马特再次醒来的时候不过隔了6个小时,看到床边坐着迪克,露出了那种蝙蝠侠专用的“不高兴”表情。迪克见他终于醒了,立刻叫了医生,一大群人蜂拥而入,在一大堆检查与唠叨后又陆续离开,而迪克始终臭着脸。
马特感到一阵愧疚,他在某些事情上跟布鲁斯非常想象,越是危险的事情,他们越不会告诉自己的亲人。
他想辩解一两句,即使让这孩子把脾气发出来也好,可刚一张嘴火烧火燎的喉咙就咳个不停。迪克依然板着脸给他喂水。
马特靠着自己的神闪避技能躲过了要害,但子弹依然贯穿了他的肩膀,不过忍受这种疼痛几乎是蝙蝠家的家常便饭。马特抬起没受伤的右手揉了揉俯下身子倒水的迪克的头,手指深入青年的发丝间,虚弱却依旧努力揉乱那个帅气的发型。果然蝙蝠家最容易心软的好大哥一下子就破功了。


“你就在对付我们的时候办法多!你的手段呢!你的眼线呢!”迪克一屁股坐回位子上,摆出一副你渴死我也不会给你第二杯水的架势“你知不知道我和提米在夜巡的时候接到警方电话是什么感觉!”
马特有一些感动,他想不到什么好方法能安慰他。
“我很好。”马特哑着嗓子说,“提姆呢?”
“他去公司了。”迪克还是不忍心又给了他一杯水“交给他没问题。还有你那位老朋友,福吉先生,太厉害了。”
“他也来了?”
“当然。他超有一套。那老头子跑不了了。”迪克说着往马特手里塞了个小东西,“不过狙击手没找到。熟悉这个嘛?”
迪克塞过来的是个弹壳。马特细细摸着弹壳的表面,划过上面独特的盲文,发现一个甜蜜的邀请,真是浪漫。
“你知道对方是拿什么做的枪吗?一个长笛!”迪克说着也有点兴奋。“好久没见到这么专业的杀手了。”
这时候门打开了,是提姆,看到马特已经醒了松了一口气,说“警察和记者都打发走了。真是够了。”
“公司呢?”
“我能耽误你上线?”
“好孩子。”
他听到提姆也坐下来的声音,有点震惊:“你们俩都在这儿干嘛?”
“照顾你呀。”兄弟二人一起说道,然后提姆补充道,“他们没有成功,我们在这儿看着,免得他们补刀。”
马特翻了个大白眼说:“提米,这个理由你自己信不信?”
“我不信,我们俩就是看着你不让你溜出去。”
“……滚回去睡觉你们两个。”马特低吼道。可惜对面两个人早已过了能被恐吓的年纪,没有一个动弹。马特只好软下来给他们分析:“回去睡吧,这里是医院,外面都是蹲点的记者我怎么跑,明天咱们就回家去,呆在这里好的太慢。你们俩先出去准备,明天好开路。”
两人面面相觑,权衡了最终还是回去,提姆走前黏了两个监视器在屋里,马特哭笑不得。


这两个小麻烦走了还有一个大麻烦。马特觉得太招人喜欢也是罪。他慢慢躺回被子里,闭上了眼,脸微微扭向窗户。等外面那个自己进来。
等到马特都要睡着了,他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开他额前的头发。马特没有完全睁开眼,苍白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的克拉克格外难过。
“我听到了枪声。”克拉克说,“但我没有来,我以为你会没事。”
“你做的对。如果你来了,我会很生气。”
“但现在我觉得我错了,宁可那样我会惹你生气。”
“这颗子弹可不是什么坏事。”
“你是故意的?!”
马特挪了挪身子,睁开了眼,即使看不到,他也努力把眼睛对向克拉克的方位。
“在这颗子弹之前,我明知道韦恩企业里有一个大蛀虫,但我动不了他,我给过他离开的机会,可是他太贪心了,现在他后半辈子都只能呆在监狱里。”
“……你在引诱对方犯罪是吗,布鲁斯?”
“这个指控就有一点过分了。他也可以接受我的妥协,带着他的亿万家产离开,甚至推荐一位年轻的上位者,自己去做幕后。他只是太贪心了。”
“这不值得。”
“是吗?”马特笑了,“如果我不这么做,就没办法顺利进行我的改革,大概在一个月后被迫必须裁掉将近三分之一的员工,那才是不值得。”
克拉克摇了摇头。他也许能在一分钟内解救一次灾害,但他从来没有领导过一个数千人的大企业,他不知道怎样才是最好的。
“觉得我很可怕吗?”马特问:“说不定蝙蝠侠也会这样做哦。”
“你不会对我们这样做。”克拉克笃定道。
“你怎么能这么确定?”
“你比我们聪明太多了。”
“我姑且认为你是夸我。”马特撇撇嘴“作为奖励,你今晚可以不用离开。”
克拉克觉得对方绝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又怕对方改变主意,就应了下来。
“可不是白留你哦。”马特用一种调皮的语气说“你听到提姆说了,小心他们杀个回马枪。”
“我会保护你的。”超人严肃的说。
“并且,拿出你的录音笔,小记者。”马特挣扎着坐起来,他想到一个好点子,“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布鲁斯韦恩给你一个专访的机会。”
“我没带录音笔。。。”
“滚去拿。”(︶︹︺)


大概因为保护安全这句话,超人这一晚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这种紧张的气氛让马特也没有休息好。第二天马特拒绝了超人送他回家的好意,让他在超音速下穿越哥谭市,不如一枪给他来个痛快。。。但超人还是在3000米高空中视奸护送了他一路。他是个痴汉。马特做出结案陈词。


好歹在马特到家后超人就离开了。同时离开的还有提姆,董事会现在爱死了这个不会在开会时睡觉的乖宝宝,迪克也回了警局,马特怀疑他能打听到什么有用的。照顾病人的任务就留给了杰森。在考虑下午怎么溜出去的马特在杰森出现的那一刻露出灿烂的笑容,传说中200磅不含桶的法外者脊背一凉虎躯一震。


虽然哥谭一直都是一个多雾的城市,但在下午3点的时候,阳光还是会透过云层,照亮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略有刺眼的亮度和宜人的温度让人昏昏欲睡,这时候放下工作在咖啡店来一杯咖啡再好不过。只是今天店里的生意不太好的样子,几个小时了,只有一个客人。此时他正对着外面发呆。
“我擅作主张煮了一杯黑咖,希望你喜欢。”
亨利杜卡德,或者说拉尔斯艾尔古尔被惊得一震,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从背后吓一跳的时候了。
马特放下两杯咖啡,坐在他对面。
“哥谭的风景怎么样?”
马特带了一个平光眼镜,玻璃和阳光将他无害的蓝眼睛变成妖孽的蓝绿色,他的嘴角上翘,唇色在枪伤和止痛剂的影响下显出干燥脆弱的粉白,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搭在白瓷咖啡杯上,一圈一圈划过杯子边沿,蒸汽无法抗拒他的魅力,缠在他的手上,亲吻他的皮肤与上面细小的伤痕。
联盟大师喝了一口咖啡,露出同样的笑容,给出他的回答:
“美极了。”


TBC

评论

热度(60)

  1. LaChasseAuxPapillons都是坑,别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