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Sex两种 第二种:细腻精准

雨下整整整整整夜:

第二种:细腻精准
Climb on board(登上爱之舟)
洗完澡穿着柔软的睡衣,这不像他们平时的风格,他们通常是急切的,会把周围的一切都弄的乱七八糟。
但是今天不会,现在他们有的是时间和闲情逸致,因为一切都处理好了。
克拉克甚至站着和布鲁斯对视了一分钟才开始行动。
情人节一切都要是最完美的。

We'll go slow and high tempo (你我开始慢慢沸腾,欲仙欲死)
克拉克的手几乎抚摸了布鲁斯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他的力度很轻,就像羽毛一样,但是布鲁斯已经闭上眼睛了。

Light and dark (夜色蒙蒙 阴暗不定)
布鲁斯偏头的时候透过落地窗看到了哥谭的夜色,渐渐有些沉醉,克拉克突然轻咬了他一口,似乎是在抱怨他的不专心。

Hold me hard and mellow (抱紧我,让你我缠绵悱恻)
布鲁斯突然抱住了克拉克,克拉克一愣,更紧的抱住了布鲁斯,他手上的工作必须要停一会儿了,但是他面对布鲁斯一向都有无限的耐心。

I'm see the pain see the pleasure(我感受到痛同时感受到快乐)
克拉克带来的疼痛是小心翼翼的, 是布鲁斯期待的,他从未感觉自己如此完整。
克拉克的动作很慢,这让布鲁斯的感觉异常的清晰。
“你很棒。”他在克拉克耳边轻轻说。
而马上他就感觉到这个外星人因为这句话兴奋了。

Nobody but you ,body but me,body but us
(唯有你我共度这春宵)
阿弗瑞德有事出去了,韦恩大宅周围几乎没有其它的房屋,这里如此的空旷,只有布鲁斯和克拉克,这让人产生一种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人的错觉。

Bodies together (你我翻云覆雨)
虽然缓慢 肢体却在大床上尽力的舒展,他们可以在任何一个方位。

I'd love to hold you close ,tonight and always (我愿意紧紧抱着你,今晚到永远)
有时候克拉克甚至会完全的不动,趴在布鲁斯身上,让他从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等他们呼吸都顺畅了布鲁斯会说一些情话,克拉克会回应他然后出其不意的继续,这一点令布鲁斯很恼火。

I'd love to wake up next to you (我愿早上醒在你身旁)
想到明天早上会在布鲁斯身边,克拉克感到一阵满足。
“在想什么?”布鲁斯发现了他的笑容。
克拉克帮布鲁斯擦了擦汗说:“没什么。”他不想说那个,他也不想让布鲁斯能再继续完整的说话。

So we'll piss off the neighbors (所以忘掉那些邻居)
“在我这就不用担心有人来叫我小声点。”布鲁斯忽然想起了上次的事。
“但有人敲门后你很兴奋。”克拉克咬着他的耳朵轻轻的笑了。

In the place that feels the tear (来此佳境尽情挥洒美好的泪水)
缓慢但是到位,这让布鲁斯更加的受不了,他说不出自己的感受,也只能发出细碎的声音。
“你哭了。”克拉克在他耳边提醒到,这个时候布鲁斯才意识到有泪珠从眼角滑落,他哀怨的瞪了布鲁斯一眼,可想而知这毫无威慑力,但却很好的达到了另一种效果。
这是克拉克唯一想看到布鲁斯哭的地方,在床上,在他的身下。
“哭吧。”他说完俯下身,温柔的吻去布鲁斯的泪水。

The place to lose your fear (无所畏惧)
正在沉迷的布鲁斯突然发现双手被绑住了,那是一条丝带,一个活结,他轻轻就可以挣脱。
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克拉克不会伤害自己,克拉克一向都像对待珍宝那样对待自己。

Yeah reckless behavior(为所欲为)
克拉克意识到了布鲁斯的纵容,他知道自己可以在这张床上对布鲁斯做任何事,他知道自己只会做令对方快乐的事。

A place that is so pure so dirty and raw (袒露性情 开始肮脏之举 释放原始之性)
他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诚实,任由对方把身体带向最快乐的地方,不挣扎,不抵抗,完全的臣服于彼此。

Be in the bed all day bed all day bed all day (没日没夜就呆在这张床上)
不需要到任何其它的场所,这里带来的快乐已经足够,克拉克在心里称赞了布鲁斯挑选家具的眼光。

Fucking you and fighting on (和你翻云覆雨到精疲力尽)
准确的说,布鲁斯总是会先举白旗,但是他又那么爱逞强。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这是我们的极乐世界 寻欢的战场)
布鲁斯和克拉克较起劲来,他翻到了上面去,克拉克随他折腾,反正他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

Pillow talk (枕边轻声呢喃)
终于平静下来了,他们躺在一个枕头上,但没有人想睡,于是两个人轻声交谈着。

My enemy my ally (你我亦敌亦友)
“不管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都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克拉克说。
“理由?”布鲁斯累的不想多说一个字。
“我一见到你就想…”
“停!”布鲁斯制止道:“怪不得非要我加入联盟。”

Prisoners(相互禁锢)
克拉克突然调皮的用刚才的丝带把自己和布鲁斯的手绑在一起。
“我们绑定了!”他高兴的说。
“傻瓜。”布鲁斯白了他一眼,确任由他打着蝴蝶结。

The we'll free it's a thriller (却又重获自由 寻得激情)
克拉克仿佛乐此不疲,他一会儿摸摸布鲁斯这里,一会儿碰碰那里。
布鲁斯突然坐了起来,挣脱了绑着他们的丝带。
“怎么了?”克拉克无辜的说。
“想再来一次就直说!”布鲁斯认命的趴在了床上。
克拉克得到了允许很高兴,而布鲁斯祈祷着阿弗瑞德能早点回来。
“情人节快乐。”克拉克在他耳后说:“阿弗瑞德也许有约会呢。”

评论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