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永有宁日 1

田园犬:

cp请关注tag……就是之前那个哨向
不管什么梗,不写第二遍就抓不住感觉。
写连载的时候不加cp前缀,后面加章节,这样看着自己舒服。
   
    
0


白噪音:哨兵由于五感出众,常常听见超出视觉范围以外的波频。也就是说,听见眼前没有的东西的响动。


大多都是无意义的声音。出现河流永无宁日的流动,风扇像永动机一般从不停止。
   
   
1


孙哲平听见开窗声的时候转过了脸,发现黄少天蹲在了窗框上,跳下而释放了身后的巨大光影。


他缓和了脚踝站直身子,一道光反而流动着将他圈起来,淡化了眼珠颜色的新陈代谢。就在哨兵的无限感知之中,所见瞳孔的收缩放慢到了极限,头发顶冲起灰尘颗粒,更加微观地轻慢飞舞。


黄少天踏着哨兵之间感知的交汇走过来,这部分没有光照,好像有磁场埋伏,紧接着影响到白噪音的强弱。


来意友善的哨兵,接近后白噪音是减弱的,如果心存攻击恶念,真正的尖锐噪音会袭来。


孙哲平耳里的杂音却减弱了。自从三日前黄少天在联谊上看中了喻文州,向学校提出精神结合的申请,并且趁批文下发前,出借向导的能力替他临时疏导过一次后,孙哲平的失眠状况就好转多许。


黄少天打量他的脸色,孙哲平的脖颈和眼珠还有一半搁浅在失眠里,眼眶下青黑如淤土一般执拗——那都是刚受伤的日子之中常常见到的,如今已掉落大半,似乎可以面对今日这个任务发布期了。


“我来看看你疏导得怎么样,”黄少天给自己的擅闯安了个理由,“还不错嘛,一会儿领任务一起去?”


“唔。”孙哲平胳膊上的绷带正好缠到了利索,嘴边吐掉打结的一头,拉回冲锋衣盖住肘部,这就怎么动都不会散了。
   
   
“你的胳膊怎么样了?”张新杰在办公桌后翻了翻档案。他的桌面极度整洁,文件山里没有哪册是有卷边。


又来了。自从他受了伤,整个教导高层都紧张起来,精神体是苔原狼太过稀少,目前学院中只收入了两位,而他面临毕业,如果体能不健全则不能放走。


大概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孙哲平不会有耐心回答,张新杰说了下去: “根据你的任务完成度,只要再接领一项并成功完成,就可以达到毕业水准。现在请去体能检测区接受检查,如果林教授认为你合格,我这里会为你准备相应的任务。”


“新杰老师,那我呢?”黄少天早已在一旁按捺不住。


“首先要通知你,你和喻文州精神结合的申请结果已出,比对过你们的体质数据,结合成功率达到了85%,所以予以通过。”


张新杰的口气一贯是不紧不慢的,可又很精准,“我的建议是你们先完成了精神结合,再回我这领任务。根据你们的完成情况,任务的发布也会作相应调整。”


孙哲平注意听了下黄少天的结果,就抛下他的欢呼声转身前往检测区。林敬言负责那,对他的身体情况拿捏得很好,孙哲平走进去的时候,他正在向叶修循循善诱。


“尼古丁已经影响到了你握枪的精准度。如果再这样消耗下去,老韩很可能叫你返校重读。”


“老林你多虑了吧,重读,重读什么,思想品德啊?”说这话的人嘴里烟还叼着。


因为没有点着,林敬言克制着拔下它的冲动: “那一门我觉得你也很需要。”


“行了,我答应你减量,但是完全不抽就算了。”叶修说完就真点上了,扭头避开林敬言吐了一口,“说真的,别小看哨兵的肺叶功能。何况我又不是周泽楷,只有枪法这一门强项。对了,是不是还有脸来着。”


“……A级任务以下,这是我对你的评估。”林敬言还是跟呛了口烟似的说话很冲,拿过桌上的一份文件签了字,用力拍打过来。


叶修夹着文件叼着烟准备走,回头看见了孙哲平: “哟,你也被张新杰打发过来了啊,祝你好运,哥先走一步了。”


孙哲平扬扬下颌示意他快把那烟味带走,要不林敬言该火大了,这对自己的评估背景很不好。


他走向房间正中的查体床,躺下任林敬言往他的脉管之中连接管子,只要抽出些许体液,分析仪的自动化流程会很快运作。


拿到评估结果也只是十来分钟的事,林敬言对于他的伤病情况很是欣慰: “你恢复得不错,但是不能马上接紧迫任务,最好按照生物周期再调整一个周,让肌肉细胞逐步地改建。不过我猜你就等不了,那么给你评估为B级以下,具有非紧迫调查性质的任务。”


孙哲平握了握拳头,那次的伤重程度是有史以来,能恢复成这样已经算庆幸。林敬言把签了字的文件递给他: “去回复张新杰吧,记得任务中要更加注意保全。”
   
   
黄少天拿着批文去向导的园区找喻文州,今天他们因为某个节日休假,似乎是向导才需过的节日。


一路上被有男有女的向导打量过来,因为他金玉其外的长相生动地走在那,不免也抛来了多余的气味,他耸耸鼻尖卸走。


“现在就开始吗?”黄少天拍着批文直砸在桌上,手掌发麻退却后才感到心跳很快。


喻文州举出了右手指的第二根,联谊那天他就是用这根手指荷载了触手,让向导的精神力沟通了哨兵的感知,然后进入他的精神图层,以俯冲视角追逐网格上的一只牧羊犬,交换给黄少天夜枭的鸣声。


向导常能把信息转换为图层里的视觉,而哨兵擅长使用听觉判定,那是他们最出色也最常被困扰其中的一部分。


“我准备好了。”和那天一样的精神触手出现在食指上,轮廓渐渐浓郁到足以被哨兵感知。


它抬升着轻轻地捂向黄少天的嘴唇,这是个精神结合的起手式,如果哨兵能继之张嘴,精神中同时不带任何的抵触,那就没什么可以阻止下去了。


从前也有报道过向导迷晕了心爱的哨兵,强迫与失去意识不能抵触的对方精神结合。因为更加强烈的身体结合,必须建立在精神结合的基础上。如果一个哨兵到死都没有发生过两种其一,在正常衰老的过程里,总有一天会迷失在声光乱流。


黄少天好像被蝴蝶亲吻似的张了张嘴。精神联导经由这个举动铺展开,他又一次看到了布满绿色网格的图层里两只精神体的交流。不断俯冲的夜枭接近了停止狂奔的牧羊犬,蹭了蹭彼此的脸颊。


过了好一会儿那种剥夺真实视觉的图像才从眼前消失,然后是看见了喻文州正笑看着他。


心里的感觉亲密多了,黄少天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游移了一阵眼神才说: “这是成功了吗?”


“如果没有成功,我现在可能在吐血吧。”向导比起哨兵的体质要羸弱许多,结合失败的反噬不一定扛得住,可是喻文州说话时的表情却早就成竹在胸了。


确实,历史上成功率超过了80%的搭档几乎没有失败的。就是那个被报道过强迫哨兵的向导,也是在比对出超过83%以后,才做了那样的事。


但他还是失败了,因为他最终小看了哨兵的身体能力。最后对方醒了过来,强制切断了联导,用最决绝的口气说出了不爱他。


“看来那15%的幸运e没有降临到这里啊。”黄少天揉揉鼻翼说着,忽然十分开心地笑了起来,“以后就是搭档了,那你别拖我后腿啊。”


喻文州把自己的精神体放了出来。黄少天收笑不明所以,但是也动动手指放出,由得两只各有天性的家伙玩闹。


原来喻文州是想和精神体做的一样,走过来蹭蹭他的脸。


“不会拖你的后腿,因为你眼睛好看。”


喻文州近在咫尺说,感到黄少天有些没轻重地撞上了额头: “什么鬼逻辑……”主动蹭来嘴唇却很柔软,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去复命的时候他是一个人去的,因为喻文州还在放假。


看到了张新杰那张整洁过分的桌,一旁接待宾客的沙发上,孙哲平与叶修各拿了本杂志坐得很远。他没觉得奇怪,自己也这样子,除非自己的搭档不肯太亲近。


“好久不见了少天,没想到我只是出了个远程任务,一回来你连向导都有了。”叶修说话时看了看他,继身旁的孙哲平之后站了起来,那两份报纸都是不整理好摊开扔下,办公桌后的张新杰忍住没看。


黄少天正想要说“是啊好久不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找个时间一起去切磋啊”,就被走过来的孙哲平拎着后领倒拉了几步,张新杰也同时说: “你们三个都过来。”


“你还真是慢。”孙哲平在埋怨时顺带还踢了脚,踢在办公桌的一个缺角上,据说是韩院长有一次大发雷霆搞出来的,“看来我们三个要接同一项任务,等你好久了。”


“是你们四个。”张新杰摊开了面前一本档案补充,“我已经沟通了向导学院的王院长,得到了派出喻文州的许可声明。”


“靠这是什么任务,怎么还把喻文州他也扯进来了?”黄少天有些紧张,扒在了桌沿吵嚷道。


孙哲平和叶修都在看他,有了向导的样子的确不一样了,他们在想未来自己也会不会这样。


“仅放在任务分类里来说,属于调查类的B级任务。然而如果你们带回来的信息是严峻的,就有可能在平乱类中升级为A甚至S。”


“劳烦开门见山?”叶修比孙哲平等得还久,张新杰面前又不能抽什么,他早就等烦了。


“南方的K市出现了恐怖活动,据目击者称对方有疑似哨兵的兵力,但是在政府派出你们的前辈之前,有神秘力量阻止了恐怖活动的扩大。”


“也就是说,在恐怖组织与政府兵力之外,还有一股势力参与到了事件中?”孙哲平下着结论,“我们的任务也就是调查清这股多出的势力?”


“是的,而且……”


叶修没有等到张新杰说完,看来他是真的很想快一点离开了: “而且要特别留意那里的哨兵势力,无论是恐怖组织还是那份多出来的?”


“那也不是特别危险嘛。”黄少天也不等张新杰点头就松了口气,双手从办公桌上放了下来。


要说的话被二次打断,每周也会去上理论课的张新杰推着镜腿说教了: “少天,我可没有在课上教过掉以轻心的态度。这次指派上喻文州,也是想观察到你们两个的默契如何。”其实看到他戴着眼镜,就应该明白他是一位向导了,哨兵不会那么容易近视。


只是他搭档了韩文清的身份让一般的学生想想都惹不起。他以唯一的向导身份工作在这边,可以说没什么不便。“还有更具体的说明,我会发在你们的芯片上,老规矩,需要用到什么尽管上报,出发时间统一在明天上午。”


“那我可以走了吧?”叶修情不自禁伸进口袋摸到了烟盒。然后他真是走得迫不及待的,看得黄少天也想快一点离开这去找喻文州了。


向导的任务是在向导学院那边接的,喻文州现在应该在王杰希面前。


孙哲平就和黄少天一起走了。穿过竖立着无数枪靶的操练场时,他们一同极真切地听到每一颗子弹的穿靶声。黄少天扭头注意了孙哲平的表情,没有发现皱眉头,于是就拍拍他肩膀放心地分道扬镳了。
   
   
   
tbc.
   
   
互攻,其实大家都是互攻,真的,因为po主没有写肉的能耐,只能在精神上写柏拉图式,那大家可就是相互扶持了
所以别看喻队是向导,我还是觉得他特别攻,不过tag打一个就够了,要说其实是黄喻黄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31)

  1. LaChasseAuxPapillons田园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