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天蝎宫记事(八)

米罗江浪打浪:

摸鱼嚎开心(*^ω^*)


warning:这章里有个脑洞非常丧病,真的非常非常丧病,希望你们看了之后不要打我……至少不要打脸,脱裤子也不可以



在一片花花绿绿的头发中,我一眼就看见了加隆,他很装逼地站在那颗大桃心前面,跟旁边的迪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冤家路窄。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收敛了眉间的杀气,确定露出了八颗小虎牙,然后笑着伸出双臂喊加隆:“加隆哥!”


加隆闻声回头,也灿烂地冲我笑:“小米!”,一边伸出双手想跟我来个亲密的拥抱。


此时,我俩之间的距离还剩下五米。


一米。


我气沉丹田,运气于手中,一拳打向加隆暴露在外的肚子。


加隆面色不改,只见他双手迅速合拢,一把握住了我的拳头,还往上提了提。


切。


我很失望,想把手抽出来,可加隆握得紧紧的,我试了几次没成功,他竟然还贱笑着使劲把手靠近他的胸口,大哥,如果你是D罩杯,我什么也不说,可你这硬邦邦的全是肌肉真他妈硌手啊。


我刚想开口跟他说别闹了,这么多人呢,大庭广众之下玩什么深情款款,他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没想到加隆竟抢先一步道:“小米,我错了。”


只见原本还喧闹不已的天秤宫瞬间安静下来,几百双眼睛盯着我和加隆还有加隆握住我的手,还有几个不知是哪界的斗士以光速(教练他犯规!)拿出了手机打开摄影模式。


我仿佛又看见了加隆站在坑底笑着对我喊:“你他妈快下来啊。”


加隆这个人,特别喜欢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一天不搞事情浑身难受,以前我不小心把他偷了小鸭子的事情告诉了老大,第二天早会的时候他青着脸一直看我,还露出一副幽怨的表情,兄弟们的眼神都不对了,老大也不好意思说是他打的,咳嗽几声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个屁啊,当天中午报纸头条就是“爱之深痛之切,米罗疑似有家暴倾向?”,正文第一句就是“是什么,让这个本性桀骜的男人一直忍耐着恋人的暴力相待?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是欲火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 我忍不住撕了报纸,去报社找到了发布这篇报道的记者,然后我把他的录音笔捅进了他身上所有的洞里。但悲剧还没有结束,第二天我刚起床,发现天蝎宫墙上全贴上了“抵制家暴,从你我做起”的小广告,还他妈用的是502胶,气得我去教皇厅把老大的澡堂子里的水全给放了,还把加隆那件从圣域穿到海界再穿到冥界的杂兵服给撕了,最后,我去找了女神,哭着告诉她如果不让那俩混蛋兄弟给我重新砌墙,我就去把星矢叫上来给他看那些英俊小杂兵,女神欣然同意,然后老大和加隆就在天蝎宫住了一周,天天给我撕小广告刮大白,偶尔还银河对爆给我的天蝎宫通通风,我开心得不要不要的。


但我只开心了一天,因为我忘了两件事。


一,老大从澡堂子出来不穿衣服。


二,加隆只有那一件杂兵服。


他们搬进来的那天下午,我拎着刨冰天真快乐地打开了天蝎宫的门。


然后我就瞎了。


只见老大和加隆光着上身,裸着下身,以光速在天蝎宫里遛鸟……呸,在天蝎宫里银河互爆。电光火石之间,他俩的[哔哔]清晰可见。


我恨死了我身为黄金圣斗士超于常人的动态视力。


他俩还在有来有往地互爆,但米罗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纯洁善良的米罗了,此时的我,小宇宙飙升,怒气值max,鲜红的指甲不受我控制地颤抖着。


我闭着眼睛朝着他俩那散发着罪恶之光的[哔哔]喊道:


“V嗡嗡十五针!!!”


当然,我只是远程射击,没有亲自拿指甲上去戳,真的没有。


万幸的是,双子座黄金圣斗士不仅自己天不怕地不怕,他们的[哔哔]也天不怕地不怕,我连安达里士都使出来了,结果他俩该上厕所还是上厕所,一点事儿都没有。


真可惜。


话说回来,加隆这货又要拖我下海,他明知道我最讨厌和别人拉拉扯扯不清不楚了,可就是喜欢恶心我,装作和我拉拉扯扯不清不楚。我不想跟他废话,也不想听他自爆那些“风流史”(他以为我不知道他还是个大魔法师吗),就直接跟加隆说:“没事的,加隆哥,我原谅你了。”


加隆握着我手的力道更大了:“小米……”


我伸出指甲戳在加隆的手心:“加隆哥……”


旁边被忽略许久的迪斯不禁鼓起掌来,连带着其他人也拍起了巴掌。


啪、啪、啪


我俩之间那含情脉脉耳畔厮磨的气氛点燃了整个晚会,只见有男孩子挽住男孩子的手,男孩子挽住女孩子的手,女孩子挽住女孩子的手,不明生物挽住不明生物的[哔哔],场面十分激情热烈,充满了暧昧的气息。


现在没有人再关注我和加隆的“兄弟情深”了。


我和加隆同时把手甩开,我拿出湿巾擦擦手,勾起一边嘴角笑道:“加隆,一天不见你身上这海腥味是越来越浓了,我跟你握个手,这恶心吧啦的海蛎子味就沾手上了。你是不是该借撒加的澡堂洗个澡了?”


加隆摸摸被我戳红的手心,眯起眼睛笑道:“怎么跟你加隆哥说话呢小米,你这指甲油也该换了,怎么还掉色呢?改天我让撒加给你发个补贴,买点好的,就算被当成娘娘腔,咱也得是个有品味的娘娘腔,对不对啊,小米?”


我去你的娘娘腔,你才是娘娘腔,你全家都是娘娘腔。


我也不笑了,挑眉道:“加隆,你再说一句娘娘腔,我就揍你了,你抗揍吗?”


加隆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俩的小宇宙胶着在一起,难舍难分。


眼看一场千日就要爆发,但在这时,迪斯说了一句非常恰到好处的话,他成功地吸引了我俩的注意力,并且使我和加隆冰释前嫌,和好如初。


迪斯说:“这大桃心瞅着咋这么俗呢?”


这话说得好,原本一触即发的气氛瞬间消散,我和加隆齐齐附和:“我也这么觉得。”“这卡妙做的,就他那品味,你说还能做成啥样。”


迪斯有点惊讶:“卡妙他不是法国人吗?法兰西那块儿不就喜欢玩什么罗曼蒂克,卡妙怎么就这么……这么没品味呢?”


加隆撇着嘴说:“他就户口本出生地那儿填着法国。就他,还罗曼蒂克?这你不扯淡呢吗?天天冻死个人,到底是在西伯利亚长大的,跟熊可亲了,你别瞅他挺瘦的,劲可大了,米罗上次想跟他掰手腕连输十回,还是小米双手掰他一个手,整个一战斗种族。”


我扭头翻了个白眼,加隆你个坑货,你说你吐槽卡妙就吐槽卡妙,非得把我黑历史说出来干嘛?跟女神一样,满嘴跑火车,成天往外秃噜。


我刚想把话题引回那个特别俗的大桃心,结果一转眼看见了卡妙,他可能是想欣赏一下自己的作品,正一步步向这边走来。最关键的是,他手上拎着一个冰食盒。


我的宝贝刨冰!!!


眼看着卡妙都快走到迪斯后面了,我连忙换了张义正言辞脸,开始指责加隆:“你说什么呢?卡妙是我的好兄弟,我不允许你这样诋毁他。”


加隆奇怪地看我,张口想说什么,结果被卡妙抢先一步:“你们在说什么?”


我一个猛回头,马尾甩在加隆脸上,还发出了“啪”的一声,我估计他被打得不轻,于是我很开心地说:“加隆说你的冰雕丑。”


卡妙先是皱眉看了加隆一眼,加隆正捂着被拍红的脸叫唤,说什么他毁容了我得负责之类的,卡妙也不管他,直接上前一步握住我的手:“吾友米罗,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维护我,我之前竟然还怀疑你不肯原谅我,我……我愧对你的挚友,水瓶座卡妙之名。”


我想把手抽回来,但怕卡妙一激动把刨冰摔地上,于是我微笑道:“好兄弟,我应该的。”


发现我一直盯着他手上的刨冰,卡妙才反应过来把食盒递给我,然后又握着我的手说:“吾友米罗,请允许我在水瓶之心前和你……”


结果被加隆打断了,他红着脸(我打的哈哈哈)问我:“这是刨冰吗?”


大哥,你吃一次就算了,次次都跟我抢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卡妙也一甩披风站在我面前:“这是我做给米罗的。”


卡妙,我的好兄弟,我感激你一辈子。


加隆腆着脸继续说:“要不我跟小米一人吃一半,小米你看,我都不嫌弃跟你用一个勺子,你看看你加隆哥对你多好啊。”


卡妙皱眉道:“你可以去西伯利亚,那里到处都是冰,不必来抢米罗的。”


可惜加隆没啥优点,就是脸皮厚,他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小米……”


正在我绞尽脑汁想找个不用戳死加隆还能拒绝他的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一起转头,发现老大正忧郁地看着我们。


tbc


PS.浪里个浪~浪里个浪~

评论

热度(48)

  1. 夜_飘逸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2. Deliri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3. LaChasseAuxPapillons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冥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
    继续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