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米罗加隆主,全员友情向)逆转灰姑娘之神偷米与大盗隆 20

携手且道同归去:

Chapter 20
    加隆一来到餐厅,就径直走向了距离阿布罗狄最远的位置,因为在他踏进餐厅的那一刻,他就直接感觉到了这位真正的庄园主人毫不掩饰地不算友好的态度;不过阿布罗狄也算是兑现了他昨晚对米罗的诺言,虽然实在说不上热情,但仍然不失礼节地站起身来对加隆点了点头,并伸手做出了邀请他入座的动作,仿佛他真的只是个十分普通的客人。米罗则是疑惑于他们两人之间奇妙的气场导致在坐在餐桌一头一尾的两个人之间看了又看仍然无法定夺,最后还是在阿布罗狄的眼神示意下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这就导致了本来是三个人的早餐时间,却只有两个人在交谈,另一个人则似乎把全部精力都投注在了食物上。

“阿布,我看到花园里的玫瑰了,长得很不错!”

“嗯,你知道吗?自从去年那场奇怪的大火之后,玫瑰就长得特别好,不仅花朵要比以往的更加繁茂鲜艳,还有几株居然同时开出了六瓣六种颜色的花,好像焰火一样;上次陛下看到了也赞不绝口,指明要用它来装饰新年舞会的大厅呢!”

“……真的吗?”米罗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阿布,那都是你花了好大功夫找来的珍贵品种,被烧掉了你都不伤心的吗?”

“伤心是伤心,可是光是伤心有什么用啊。”阿布罗狄摆摆手,“我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培育新的花种,以及——关心一下我可爱的弟弟都做了哪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

“知道你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呵呵~我早就听说波莎家族的男人一向无情,没想到还真是如此。”阿布罗狄把手中的银杯一放,“我亲爱的弟弟,你在外面玩的这么开心,就从来没想过问一问自己哥哥的近况骂?”

“对不起阿布,我会给你解释的……”

“罢了罢了,怎么说你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怎么会真的记仇呢?哦对了小米,你的‘安达里士’呢?”阿布罗狄突然指着米罗拿着汤匙的右手,又拉起米罗的左手看了看,“昨晚回来的时候好像就没看见你戴着它……”

“啊,这个啊……因为,因为昨天我要乔装打扮混进宫嘛,所以就把它收起来了;然后昨晚换了一张床睡觉不太习惯,今天早上有点头晕就忘了……”米罗咬着勺子支吾道。

全知全能的女神在上,虽然他本人其实并不是非常在意因为在他看来“安达里士”再珍贵也不过是一样物事,但是他怎么敢让阿布罗狄知道他居然把它弄丢了的消息,如果再告诉他这位看起来好像平易近人实际上生气起来油盐不进的哥哥戒指是在昨天进宫的时候丢失的,估计阿布罗狄会像小时候那样自己一旦淘气闯祸就用玫瑰藤封闭卧室不反省一天一夜别想出门吧!

“换了张床就睡不好,我简直要担心你在外面乱跑的这一年是怎么过的。看你,领结都没系好。”阿布罗狄又好气又好笑地伸过手来帮米罗整理胸前略微有些褶皱的缎带领结,虽然隔得老远,加隆也看得眼皮直跳。

“不过小米啊,‘安达里士’可是爸爸留给你的家族遗物,你一定要收好不要弄丢了啊。当然,我知道我的弟弟最懂事了,这种事情完全不需要我来提醒对不对?”

“呃……嗯……唔……”米罗一边点头一边专注地盯着面前的汤碗,“阿布,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呢。”

“嗯,告诉你也无妨。就在你离家后不久,陛下就请我出任政务和外交大臣;虽然你够聪明跑得够快没有哪个国家的兵士能抓的住你,但是你干的每一件事情我可是都听说了哦,谁让我的弟弟一出手就是那么惊天动地呢;不过你放心,每一件我都守口如瓶。啊还有,据说除了你之外,你们业内还有一位外号叫‘海龙’的也是个中高手,所以那些外国使臣跟我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就把可能是你做的好几件事情都推到了他的头上,可是说也奇怪,每次有‘海龙’的案子报告给国王陛下,他都说不要追究了……”

“当啷”一声,米罗手里的勺子跌进了汤碗里;几乎与此同时,餐桌对面也是“稀里哗啦”一阵响,加隆手里的刀叉纷纷砸到了地上。

阿布罗狄一皱眉,正想说什么,却见管家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主人,国、国王陛下来了!”
    这个消息太过出人意料,餐厅里的三个人一时都有些发愣。米罗好奇地看向阿布罗狄,阿布罗狄的神情却昭示了他也没有想到这位以勤政著称的国王陛下会在早餐时间不请自来。

加隆的第一反应则是赶紧离开这个餐厅,然而国王陛下今日的出行非常罕见地没有大张旗鼓也并未让任何一位亲近侍臣陪同在侧,而且帕尔玛伯爵的居所他显然比加隆更为熟悉;加隆还在面对餐厅开往不同方向的十二扇彩绘玻璃门踟蹰不决的时候,国王陛下已经轻车熟路地走了进来。

那一刻的场景对米罗来说实在令人难忘,虽然国王和加隆他都见过,但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隔着餐桌遥遥相对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些无法置信。

国王看到加隆的时候也有些吃惊,不过转瞬之间已是神色如常。他的眼睛依次扫过要么在蹙眉疑惑(阿布罗狄)要么在偷偷打量(米罗)要么在装没看见(加隆)然而通通忘了讲话的三个人,最终转向了庄园主人阿布罗狄,语气倒是十分轻松随意:

“伯爵,你为何如此惊讶?莫非不欢迎我?难道弟弟回家了,之前常来的朋友就要被抛在脑后了吗?如此重弟轻友还真是令我伤心啊。”

“不,”阿布罗狄总算反应了过来,“寒舍蒙陛下数度驾临,实是倍增荣耀。只是不知道这回有什么事情让您这么早——”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撒加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昨晚做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梦,因此非常期待能够与伯爵分享。”

“这真是太荣幸了,不知道您都梦见了什么?”

“我梦见全知全能的女神告诉我,今天来伯爵家一定会有惊喜。”说完这句话,国王转头看向餐桌对面的加隆,“果然女神是从不骗人的。我亲爱的弟弟——或者这种场合之下我该称你为阿斯图里亚斯亲王?真是好久不见啊。”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国王陛下,我一点也不觉得惊喜。”最初的惊讶之后,加隆反而平静下来,他大大咧咧地坐下来,重新换了一副刀叉继续对付着盘子里的牛排,“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三年前那件除外。”

评论

热度(40)

  1. LaChasseAuxPapillons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2. artscoo海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