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教皇与国王》Ch60 加冕典礼 撒穆/隆穆

Paradise Lost:

CHAPTER 60 加冕典礼

 “您为什么看起来不高兴?”侍童在为穆梳头的时候问道。
“我并没有不高兴。”穆温和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您虽然对我微笑,但您的眼神中却带着忧伤。”侍童将穆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用绸带紧紧扎好,“等会就是加冕典礼了,由教皇为您加冕不好么?教皇从来都只为皇帝加冕,您是第一位由教皇加冕的国王呢。”
穆闭上眼睛,“是啊,这很好呢。”

他无法不去想昨天发生的事情,以及撒加说的那些话。

真相像菜蓟一样被层层剥开,而剥开的每一层真相都像菜蓟的尖刺一样,让人防不胜防地被刺到。当菜蓟最终被打开,被层层尖锐的真相所保护起来的菜心就是撒加的感情。

始终如一。

穆所有的预设和恨都在昨晚被彻底颠覆。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并不是撒加必须牺牲必须踩在脚下的踏脚石,而是撒加放在心口想要保护的爱人。

“来罗马,我会保护你的。”
“革除穆的教籍。”
“海因斯坦大公,我要你从此放弃对王国的追求。”

爱有很多种形状。加隆的爱是直接的生死相随,为了爱可以放弃立场放弃一切。而撒加的爱是隐忍的,隐藏在深处不为人知的,只有在某个时刻才会像路边不知名的野花一样悄然绽放,却是用尽全力的绽放。然而,撒加的爱也是深刻的,刻骨铭心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加隆爱自己,自己也爱加隆。
撒加爱自己,那么自己也爱撒加么?

穆发现自己面对撒加已经没有恨也没有怨了。但他也惶恐地发现自己面对撒加开始手足无措起来,就像情窦初开被表白的少年一样不知所措。

这份爱太热烈,太沉重。穆觉得自己承受不住。

穆听见自己心底的声音:我爱过那个年少时期的卡斯托尔。
然后卡斯托尔长大了,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后,现在还会没有任何芥蒂地再爱他长大的样子么?

海因斯坦大公的话语在穆心中响起:“你的情人把一切都为你做了,甚至不需要你自己做决定。”
穆知道海因斯坦大公只是不甘输得一败涂地而故意挑拨。然而不需要他的刻意挑拨,穆也知道自己对撒加的感情有什么变了。

自己可以原谅撒加,谅解撒加,但是和撒加的关系已经回复不到最初的那种纯粹。的确,他们两人,教皇和国王,怎么可能有纯粹的感情,怎么可以被允许有纯粹的感情。

也许没有心才能做到真正坚强。
既然已经答应了撒加的条件,那么从此之后就安心做撒加的情人,也从此将加隆忘记。

应该不会太痛苦吧?即使痛苦,应该也不会痛苦太久吧?时间会带走一切记忆-----不管是在拉奎拉被加隆救的记忆,还是在君士坦丁堡和加隆缠绵的日子。

身旁的侍童已经为穆梳好了头,开始帮穆穿戴了。

“您真好看。”才十岁的侍童带着自然不做作的口吻称赞到。

“谢谢。”穆礼貌地回道。

侍童为穆戴上绿宝石镶嵌的黄金项链,赞叹道:“真的,您是我所见过最俊美的男人,像是壁画中的天使一样。虽然教皇也很好看,但他是完全不同的样子。教皇更像古希腊的雕塑。等会能看到教皇为您加冕,您们站在一起该有多好看啊。”

侍从们打开门。加隆就站在门口。

穆态度从容地从更衣室走到门口,来到加隆面前。侍童一挥手,所有人都退了下去。
加隆开了口:“所以你是真的决定了?从此不再见我,要做撒加的情人了?”
空气很安静,所以穆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毫无感情的话语:“是的。”
“以你贵族的名义起誓你说的都是真的。”加隆眼神充满着压迫感,然而穆却毫不退缩。
“以国王的名义起誓,我所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一句是骗你的。”穆举起了手指起誓。

“你连最后的幻想都不肯给我。”加隆咬着嘴唇,眼睛红红的,蓝眼睛中再也没有往日的桀骜。
加隆说:“如果你不放弃的话,我就一定会和撒加抗争到底,哪怕他是我最亲的哥哥。但如果连你都放弃的话,我就找不到了坚持下去的理由了。我就只能放弃了。”

 

***                        ***                          ***

圣伯禄宫。

撒加沿着红地毯拾阶而上,站在王座旁。红地毯的另一头,连接着殿门。地毯两旁站满了前来观礼的贵族宾客。

也站着加隆。

穆出现在大殿门旁,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地走了过来,走向撒加的王座。穆的身后有六个贵族的长子为穆扶着长披风。还有两个王国的贵族持剑,走在穆的身后三步远。而卡妙也因此在米罗的帮助下从佛罗伦萨来到了罗马。

在王座的台阶之下,穆在丝绸软垫上跪了下来,双手合十。

一个白胡子的红衣主教捧着书站在穆的身旁主持着仪式:“我念一句,请您跟我念。”
“以基督之名,我,穆,在神和受祝福的使徒彼得面前承诺并起誓,我会用所有的方式保护神圣的罗马教会。”

穆跟着念了一遍。

红衣主教继续说道:“我将承诺并起誓,会成为基督教的保护者。我也将支持教皇,保护一切基督徒,不管是生活在欧洲大陆的基督徒,还是在异国他乡的基督徒。只要是天主荣光照耀下,受天主祝福的所有教徒。”

穆眼皮跳了一下。
这段并不是加冕仪式中的传统句子,这句是撒加加进去的!

这句分明是撒加表示要收回君士坦丁堡的意思!撒加要在罗马为自己加冕,也是为了让自己在东征君士坦丁堡的问题上和撒加站在一起,而且是神圣立誓。

然而,穆还是波澜不惊地跟着红衣主教念了出来。

之后,另一个红衣主教将银王冠捧了过来递给了撒加。按照惯例,教皇给皇帝才用黄金王冠。而意大利的城邦国,比如伦巴第是用铁王冠的。所以撒加这次给穆的加冕就折中用的银王冠,虽然穆如果在自己王国加冕就能用本国的金王冠了。

撒加一边念着“赞颂神,世界的造物者”一边将王冠戴在了穆的头上。一旁的主教用油膏点在了穆的前臂和后颈上,并且划了个祝福的十字。

然后,穆站起身,和撒加一同走到了圣彼得的祭坛前。在那里,撒加递给了穆一把剑“收下这把剑,用这把剑去战胜邪恶。”穆接受了剑。

然后撒加便亲吻了穆。

虽然只是仪式中的礼节性的吻,但是在一旁冷眼旁观这加冕典礼的加隆却紧紧握住了双手。而后深吸一口气,在撒加的唇离开穆之后,加隆才缓缓放开拳头。

在红毯的另一边,海因斯坦大公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撒加接着握住穆持剑的手,说道:“赐予你勇气来保护天主的荣耀。”*然后又吻了穆一下穆把剑收进剑鞘。撒加然后递给了穆权杖:“接受这个代表美德的权杖,接受这份荣耀。”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吻了穆一下。

礼成。

在离加隆不远处,米罗咬着身旁的迪斯的耳朵说着悄悄话,“我看了半天都不知道,撒加和加隆哪个更适合穆。你觉得穆喜欢的究竟是谁?”

迪斯一副老成的样子拢着手,头也没动地说道:“穆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喜欢的是谁。但是我能看到撒加的表情,他的眼中有着火焰般的光芒在闪烁。那份炽爱像火一样,但愿不要烧伤了他和他所爱的人。”

* 原文的礼词是“Receive thesword upon your thigh...”我这里改了。穆的加冕典礼是参照罗马帝国式的。

----------------------------------------------------------------------------

今年再更两章,年底前就能把第二部的初稿完成了。明年有空就出本子了... ...几个月没画图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画封面。过阵子写手要转画手了

字数约莫会有11w5。再加上第一部的8w字,我居然写了要20w了。太不可思议了。。。

想当年,当初写了2w的时候就坑了....

觉得这里的撒穆或者隆穆,谈恋爱蛮成熟的。

《教皇与国王》第三部

Paradise Lost:

一些片段(预览?)


“一直都没有加隆的消息么?”撒加问。
迪斯回答:“是的,自从他从王国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如果加隆一心想要躲起来,我觉得我们是无法找到他的。更何况我曾经送过他一个人脸面具,如果他换了身份和相貌,我们根本无法从茫茫人海中找出他来。”

撒加问道:“你说我有做错了么?在加隆没有插足之前,穆是爱我的。虽然我因为教皇之位而和马克西米利安结盟。这件事上我的确对不起穆。但是如果没有权力,我就没法在之后的刀光剑影中保护他的安全。至于送加隆去修道院,那是我希望能够弥补他一些什么。他并没有继承任何遗产,也已经放弃了在君士坦丁堡的祖业。如果去修道院的话,他至少能够有一份足够的收入和稳定而体面的生活。我这么为加隆考虑,告诉我迪斯,我这样的想法难道有错?”

迪斯叹了口气道:“如果陛下真的允许我说的话… …”
“你说。”
迪斯双手握住撒加的手,撒加的渔夫权戒压在迪斯的掌心中。
迪斯看着撒加诚恳地说:“您是教皇(Papa),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万民之父(papa),所以您象征了父权。您就像个权威的父亲,以强烈的意志,要求自己的子女遵从自己的意愿。是的,事后都能证明您的决策是对的,您是有远见的,你为他人所选的道路是正确的。可是加隆不是你的儿子,穆也不是年轻的孩子。他们都不需要你为他安排道路。”

“可是我爱穆,我不能看着他在危险之中却毫无察觉。难道穆宁可毫无防备得死在海因斯坦的暗杀下,也不愿意来罗马寻求我的保护么?”

迪斯说:“我知道您是爱您的弟弟和穆的。可是这是他们要的爱么?父亲以为给予孩子的爱是孩子想要的么?您是爱穆的,这个毋庸置疑。可是这样的爱的方式是穆想要的么?是加隆想要的么?穆是你的恋人,你不能为他安排一切啊。加隆也是。与其说加隆是在躲避您,不如说加隆是在反抗您施压在他身上的父权意志。您在孩童时期有没有经历过那种您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对的,但是您就是想要反抗父亲给您的影响,宁可自己摔倒受伤也要自己摸索道路的时候?”

撒加说:“我6岁的时候双亲就过世了。”
“抱歉,我一时忘了。”迪斯歉然道。

撒加说:“神父虽然爱我如子,但我们的关系更像师生。也许在我失去父亲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自己应该承担起父亲的责任,代替父亲的位置来照顾加隆。我做出我觉得对家族有利的决定,我觉得加隆必须无条件服从,我不允许我和加隆的人生道路有任何偏差。”

“您所做的一切都是以爱为名,然而这份爱却太沉重。”迪斯说。

***                                      ***                                      ***

“陛下,您喝多了,我扶您回房休息吧。”加隆搀扶着穆离开宴会厅,回到王宫卧室。

穆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的,加隆扶稳了才没让穆摔倒。到了卧室,加隆正想把穆轻轻放倒在床上,却不想没站稳,连人带穆一同摔在了床上。

摔在加隆身上的穆睁开了眼睛,直起身来。
“陛下您没事吧,没摔疼吧?”加隆关切地问道半压在自己身上的穆。
穆没有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加隆。加隆被看得心里一阵发毛,想穆的酒醉得不轻。别人醉酒都是要么大哭大喊要么直接睡倒,而穆醉酒是盯着人看。
“陛下?”加隆试探地问道。
穆伸出手摸加隆的脸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你的眼睛和他好像。”
加隆的呼吸一下子停住了。现在的他,戴着迪斯做的人脸面具,头发也染成了黑色,外貌已经完全改变成另一人了。然而唯有眼睛,唯有他湛蓝色的眼睛没有改。
“他?”加隆颤抖地问。
“加隆。”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穆的嘴中说出的加隆,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他们两人仿佛相隔了很远很远,离开了很久很久。

加隆不敢回应穆。

穆就这样看着加隆,眼神温柔。眼中仿佛有什么被温润滋养着,而后渐渐绽放盛开出来。如烟花璀璨绽放,又如夏季河谷百合在热烈盛开。

然后,穆靠近加隆。闭上了眼睛,吻上了加隆的唇。
唇齿交流间,加隆无处可逃,也不愿意逃。在那一刻,他任由自己放弃费迪南的身份伪装,再次回归到加隆这个名字中来------不是作为被醉酒的国王亲吻的费迪南,而是作为国王的恋人------回应了这个吻。

***                          ***                              ***

“朱利安少爷,您决定了要帮助教皇东征么?”苏兰特问道。
“是的。”
“我还以为您会因为加隆的事情连带对撒加有芥蒂呢?”
“我决定帮助撒加,不光是因为他是教皇,也是为了我自己,为了索罗家族。”

***                               ***                                ***

“奥汗王子,本座会带你回君士坦丁堡的。”撒加说道。

“捍卫基督教,重新夺回君士坦丁堡!”十字军的骑士呼声如雷。

--------------------------------------------------------------------------

第三部大致就是这个样子吧... ...填不填就两说了。

现在海冥圣三界都有写到了。海界出场的大概就是朱利安,苏兰特,隆纳迪斯。其他人我名字记不住,而且都不是欧洲国籍。我才发现隆纳迪斯原来是葡萄牙的。设定朱利安是希腊人,苏兰特是奥地利(神圣罗马帝国)人。大家都和加隆认识的 ┑( ̄Д  ̄)┍ 加隆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啊~~

yigexiaohao:

污污污“穆啊,来我办公室谈一下研发部门下季度的预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