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米罗加隆主,全员友情向)逆转灰姑娘之神偷米与大盗隆 20

携手且道同归去:

Chapter 20
    加隆一来到餐厅,就径直走向了距离阿布罗狄最远的位置,因为在他踏进餐厅的那一刻,他就直接感觉到了这位真正的庄园主人毫不掩饰地不算友好的态度;不过阿布罗狄也算是兑现了他昨晚对米罗的诺言,虽然实在说不上热情,但仍然不失礼节地站起身来对加隆点了点头,并伸手做出了邀请他入座的动作,仿佛他真的只是个十分普通的客人。米罗则是疑惑于他们两人之间奇妙的气场导致在坐在餐桌一头一尾的两个人之间看了又看仍然无法定夺,最后还是在阿布罗狄的眼神示意下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这就导致了本来是三个人的早餐时间,却只有两个人在交谈,另一个人则似乎把全部精力都投注在了食物上。

“阿布,我看到花园里的玫瑰了,长得很不错!”

“嗯,你知道吗?自从去年那场奇怪的大火之后,玫瑰就长得特别好,不仅花朵要比以往的更加繁茂鲜艳,还有几株居然同时开出了六瓣六种颜色的花,好像焰火一样;上次陛下看到了也赞不绝口,指明要用它来装饰新年舞会的大厅呢!”

“……真的吗?”米罗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阿布,那都是你花了好大功夫找来的珍贵品种,被烧掉了你都不伤心的吗?”

“伤心是伤心,可是光是伤心有什么用啊。”阿布罗狄摆摆手,“我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培育新的花种,以及——关心一下我可爱的弟弟都做了哪些惊天动地的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

“知道你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呵呵~我早就听说波莎家族的男人一向无情,没想到还真是如此。”阿布罗狄把手中的银杯一放,“我亲爱的弟弟,你在外面玩的这么开心,就从来没想过问一问自己哥哥的近况骂?”

“对不起阿布,我会给你解释的……”

“罢了罢了,怎么说你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怎么会真的记仇呢?哦对了小米,你的‘安达里士’呢?”阿布罗狄突然指着米罗拿着汤匙的右手,又拉起米罗的左手看了看,“昨晚回来的时候好像就没看见你戴着它……”

“啊,这个啊……因为,因为昨天我要乔装打扮混进宫嘛,所以就把它收起来了;然后昨晚换了一张床睡觉不太习惯,今天早上有点头晕就忘了……”米罗咬着勺子支吾道。

全知全能的女神在上,虽然他本人其实并不是非常在意因为在他看来“安达里士”再珍贵也不过是一样物事,但是他怎么敢让阿布罗狄知道他居然把它弄丢了的消息,如果再告诉他这位看起来好像平易近人实际上生气起来油盐不进的哥哥戒指是在昨天进宫的时候丢失的,估计阿布罗狄会像小时候那样自己一旦淘气闯祸就用玫瑰藤封闭卧室不反省一天一夜别想出门吧!

“换了张床就睡不好,我简直要担心你在外面乱跑的这一年是怎么过的。看你,领结都没系好。”阿布罗狄又好气又好笑地伸过手来帮米罗整理胸前略微有些褶皱的缎带领结,虽然隔得老远,加隆也看得眼皮直跳。

“不过小米啊,‘安达里士’可是爸爸留给你的家族遗物,你一定要收好不要弄丢了啊。当然,我知道我的弟弟最懂事了,这种事情完全不需要我来提醒对不对?”

“呃……嗯……唔……”米罗一边点头一边专注地盯着面前的汤碗,“阿布,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呢。”

“嗯,告诉你也无妨。就在你离家后不久,陛下就请我出任政务和外交大臣;虽然你够聪明跑得够快没有哪个国家的兵士能抓的住你,但是你干的每一件事情我可是都听说了哦,谁让我的弟弟一出手就是那么惊天动地呢;不过你放心,每一件我都守口如瓶。啊还有,据说除了你之外,你们业内还有一位外号叫‘海龙’的也是个中高手,所以那些外国使臣跟我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就把可能是你做的好几件事情都推到了他的头上,可是说也奇怪,每次有‘海龙’的案子报告给国王陛下,他都说不要追究了……”

“当啷”一声,米罗手里的勺子跌进了汤碗里;几乎与此同时,餐桌对面也是“稀里哗啦”一阵响,加隆手里的刀叉纷纷砸到了地上。

阿布罗狄一皱眉,正想说什么,却见管家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主人,国、国王陛下来了!”
    这个消息太过出人意料,餐厅里的三个人一时都有些发愣。米罗好奇地看向阿布罗狄,阿布罗狄的神情却昭示了他也没有想到这位以勤政著称的国王陛下会在早餐时间不请自来。

加隆的第一反应则是赶紧离开这个餐厅,然而国王陛下今日的出行非常罕见地没有大张旗鼓也并未让任何一位亲近侍臣陪同在侧,而且帕尔玛伯爵的居所他显然比加隆更为熟悉;加隆还在面对餐厅开往不同方向的十二扇彩绘玻璃门踟蹰不决的时候,国王陛下已经轻车熟路地走了进来。

那一刻的场景对米罗来说实在令人难忘,虽然国王和加隆他都见过,但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隔着餐桌遥遥相对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些无法置信。

国王看到加隆的时候也有些吃惊,不过转瞬之间已是神色如常。他的眼睛依次扫过要么在蹙眉疑惑(阿布罗狄)要么在偷偷打量(米罗)要么在装没看见(加隆)然而通通忘了讲话的三个人,最终转向了庄园主人阿布罗狄,语气倒是十分轻松随意:

“伯爵,你为何如此惊讶?莫非不欢迎我?难道弟弟回家了,之前常来的朋友就要被抛在脑后了吗?如此重弟轻友还真是令我伤心啊。”

“不,”阿布罗狄总算反应了过来,“寒舍蒙陛下数度驾临,实是倍增荣耀。只是不知道这回有什么事情让您这么早——”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撒加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昨晚做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梦,因此非常期待能够与伯爵分享。”

“这真是太荣幸了,不知道您都梦见了什么?”

“我梦见全知全能的女神告诉我,今天来伯爵家一定会有惊喜。”说完这句话,国王转头看向餐桌对面的加隆,“果然女神是从不骗人的。我亲爱的弟弟——或者这种场合之下我该称你为阿斯图里亚斯亲王?真是好久不见啊。”

“那可真是太遗憾了国王陛下,我一点也不觉得惊喜。”最初的惊讶之后,加隆反而平静下来,他大大咧咧地坐下来,重新换了一副刀叉继续对付着盘子里的牛排,“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三年前那件除外。”

【米罗加隆主,全员友情向】逆转灰姑娘之神偷米和大盗隆 33

携手且道同归去:

寒冰地狱是我内心永远的痛……

Chapter 33

“……对了,你是怎么能看到幻象的?”米罗好奇地问。

“很遗憾,我还修习了一种可以操纵人类大脑甚至窥探他们思维的魔法……”加隆还没说完,就看见米罗警惕地向后退去,“你别害怕啊,这种魔法只在对方心理戒备很脆弱或者完全失去警惕被严重干扰时才会奏效,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魔法对怪兽居然也同样管用。”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十分佩服你这博通百家的能力;可是作为一个探险者,你这真的不是不务正业吗?”

“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的黄金三角次元定位偏移的事情?”

“哎呀,我突然开始担心我们的归程安全问题了,如果还像上次一样……”

“知道吗?你什么品质都不缺,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对很多事情要求过于苛刻以及对现实过分悲观;回去的路程你大可以放心,这毕竟是第三次——”

“你们还想回去?!”一个满含着愤怒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背后惊雷一样响起。就在此时加隆的魔法阵图堪堪完成,他们脚下顿时出现了一个边缘闪着金光的三角形入口;米罗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就再次跌入黄金三角次元的空间之中。

这次的空间内部好像稳定了不少,但愿不会再出现上次那样的倒霉事件。米罗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一边忍不住问加隆:“刚刚那个白毛的大块头又是谁?”

“米诺斯吧,也许是刚散步回来。”加隆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们的运气还真好,米诺斯可是个难缠的家伙……”他伸手去摸腰间的小行囊,突然脸色变了变,“我好像落下了一件东西!”

“是什么?”米罗好奇地问。

“被老鼠咬破的那张黄金三角次元卷轴啊,好像掉在米诺斯的傀儡线陷阱里了……”加隆抓抓头发,脸上有种复杂的不可言说的表情,似乎想忍笑又有些无奈。

“会有什么问题吗?”

“对我们当然不会,可是——”加隆一脸痛心地看着米罗,字斟句酌地说,“魔法书上记载,破损的空间卷轴是相当危险的东西;因为附注其上的魔力磁场遭到了干扰,也许会导致时空的扭曲将你带到未知的远方。当然,前提是你不小心触碰到它……”

“愿女神保佑米诺斯!”米罗和加隆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发自内心的说。

就在这时,米罗突然觉得周围的空间剧烈震动起来,耳边似乎传来了万千猛兽的奔腾呼号;混乱之中他感觉到加隆用力推了他一把,而他也只来得及用“又来了”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就再次眼前一黑,以自由落体的方式向下加速落去。

---------------

“阿嚏,阿嚏!”虽然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终于踩到厚实地面的米罗还是被突然骤降的温度和周身寒冷彻骨的触感刺激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胡乱拨开直掩埋到自己头顶的冰碴和雪块——幸好它们是松动的,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置身于一片广袤无垠的冰原之中;头顶彤云密布,不时有几声惊雷响起,而远处灰蒙蒙的地平线上,紫色的闪电则像流星般一道道划过。

“这又是什么鬼地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雪堆里爬出来的米罗用力搓着冻得快没有知觉的双手,心中再次把加隆连带他这个不靠谱的空间魔法诅咒了一百遍。

他正想试着去喊一喊这个总是连累自己的可恶家伙的名字来消消气,眼角余光却突然注意到了被他扒开的雪堆之下,在那已经凝固如铁的晶莹冰层中,似乎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虽然隔着冰层看不清他的面容,可是从那仍可辨别的高大身形和淡金发色来看,毫无疑问是个年轻的男人。

米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瞬间停止了跳动,一种彻骨的冰冷从脚下的冰层迅速蔓延上来,像毒蛇一样紧紧缠住了他的手脚和咽喉;刺骨的寒气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胸腔,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被这份突如其来的寒冷给冻住了,完全无法思想也无法行动,直到有人猛地拍了下他的肩膀,他才如梦初醒般转过身来。

“加隆?!!!!!”

“你一脸恐怖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满头冰碴鼻尖上还粘着一片没融化的雪花的加隆侧着头瞅了瞅米罗,抬起手来用力在他面前挥了几下,“拜托别用那种好像眼前站着非人类生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吗?为什么我觉得你看拉达的眼神都比现在看我要友善咝——你掐我干什么?!”

“看看你到底是人是鬼。”米罗收回手来神色如常,“谁让你总是突然出现在别人身后。”

“自从来到死亡之谷,你好像就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偏见,”加隆沉吟道,“但愿这是我的错觉……”

“不你说的很对,”米罗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有谁能对一个曾经夸下海口却总是半路出岔子给别人带来无限麻烦的人还能从一而终的抱有好感呢?”

“小小年纪就这么斤斤计较,我真担心你的人生会少了很多乐趣呀。”

“我的人生还用不着您来费心,不过眼下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好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啊……”加隆装模作样地环视了一下白茫茫的四周,“应该是传说中的寒冰地狱吧。”

从昨天的王宫奇遇到今天的荒野冒险,其实他和米罗都意识到两人之间的交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他们总是会情不自禁地互争高低,在任何问题上都有意或无意地不愿达成彻底的一致,然而很多的冲突其实根本不是道德观念或者为人准则之间的差异所能解释;不过另一方面,他们二人似乎又都十分享受这一过程——虽然米罗口头上并不承认,那就像是两个最熟悉的朋友之间最令人放松和心情愉悦的玩笑和调侃,令人欲罢不能。

当然,在面对更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他们也都懂得适可而止一致对外,这或许是两人之间唯一心照不宣的认同之处吧。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最大的可能是米诺斯在我们走后用魔法干扰了我的法阵,不过没关系,已经到了这里他是怎么也追不上的……我说蓝蝎阁下,你在听吗?”察觉到米罗有些心不在焉,加隆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寒冰地狱,就是沙加的手册里所说的死亡之谷中千里冰原百尺冻土、万物不生鸟兽绝迹、即使是万物之灵的人类也无法踏足的地方?”米罗虽然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可是其中毫不掩饰的疑惑语气显然是指向加隆的。

“没错,这里终年冰雪暗无天日,比阿斯嘉德最冷的冬天还要酷寒,人类是绝对无法在这里长期生存的。不过真想冒险的话,来个极限冰原穿越倒也不是不可以……”一阵冷风吹过,加隆忍不住用力揉了揉冻得发痒的鼻尖,“你突然问这个干吗?该不会真想尝试一下吧?”

“所以这里一般来说不应该有人,对吧?”

“确切来说,我们俩很可能创造了寒冰地狱同时存在人类数量之最哦~”

“我看未必吧。”米罗退开一步,侧身向身后的方向指了指——

“那边,还有第三个人。”

【米罗加隆主,全员友情向】逆转灰姑娘之神偷米和大盗隆 21

携手且道同归去:

Chapter 21


“看来,你仍然对三年前那件事耿耿于怀啊。”撒加毫不惊讶地说。


“那是自然。”加隆冷笑了一声,“虽然我从小记性就不怎么好,不过仔细想想,那可是国王陛下您做过的的所有事情中与我关系最密切的一件了,叫我怎能不铭刻于心念念不忘呢?”


“我不是来和你谈那件事的。”


“哦,我想也不是。”加隆继续悠哉游哉地把一条牛排切成大小均整的小块,“那么我们好像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我想说——”


“不不不你不用解释,”加隆放下餐刀摆摆手,“老实说我虽然直到现在也不怎么赞同你的做法,但是我也必须承认,当年我出于一种不那么冷静的情绪同样做出了一些不够理智的行为,给你多多少少还是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对此我表示诚挚的歉意。”


“歉意,你说歉意?!”如果说之前国王还一直保持着平静,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优雅的微笑;然而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能够承认之前的错误固然是件好事,相信全知全能的女神也会对此表示由衷的欣慰;可是如果你表达歉意的方式是——”


“等一下!”加隆把高脚杯里的葡萄酒一饮而尽,推开面前的餐具站起身来,隔着长长的餐桌和撒加对视,“谁允许你擅自评判我做的事情是对是错了?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自己做了什么我自己清楚,即使是女神也无权置喙。”


“是吗?”被对面那人打断了自己的话,撒加忍不住皱起眉头,“如果你真有这样的觉悟,那么我建议你还是反思一下你的行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既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去关注你做过的事情——如果不是它们不断地给我带来本不该有的困扰的话。”


“哈,你指的是‘那个’吗?这恐怕就要怪你的手下办事不力了。”加隆大笑出声,“对不起啊尊敬的陛下,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工作啊。”


他用一种讽刺的眼神看着对面那张和自己毫厘不差的脸,“奉劝尊贵的陛下您一句忠告,与其站在这里对我苦口婆心,您还不如回去好好教育一下您那忠心耿耿然而名过于实的王宫卫队如何才能更加心明眼亮更有用处呢。”


“我本来以为这三年你至少应该有点进步,没想到还是如此的自以为是。”对于加隆的明嘲暗讽,撒加只是遗憾地摇摇头,“还是你觉得,身为一国之君的我,已经闲极无聊到一大清早跑到大臣的家里,就是为了和愚蠢又自以为是的你浪费口舌?”


“真是抱歉啊,我就是这么认为的。”面对对方毫不掩饰地逼视着自己的锐利目光,加隆浑不在意地挑挑眉,“我本来以为这三年你至少应该有点改变,没想到还是这么的言不由衷。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既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去猜测你来这里的目的,如果你真有什么重要事情的话,还是直接说出来比较好。”


“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不肯配合我了?”撒加眯起了眼睛,“考虑到你的地位和名誉,我本来还打算等你跟我回到王宫之后我们再谈……”


“谢谢你这么替我着想,然而要我每天对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却道貌岸然的脸,我会郁闷的拦不住自己想要从王宫的灯塔上跳下去的冲动的。”看见撒加如意料之中一般瞬间变了脸色,加隆得意的笑了笑,“撒加,你到底想说什么?大家都是朋友,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吗?”


“朋友?”


“是啊。”加隆理所当然地指了指阿布罗迪,又指了指米罗,“伯爵是你的朋友,米罗是我的朋友;伯爵和米罗既然是兄弟当然也是朋友,所以我们都是朋友啊。”


“喂!”一直旁观心中隐隐升起不详预感的米罗想要出言阻止,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国王利剑一样的目光遽然转向他,整个餐厅里鸦雀无声了一分钟,撒加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极温柔可亲的笑容来。


“米罗,我记得你,波莎家族的继承人居然如此年轻实在令我惊讶;不过我更加没想到的是,你和加隆居然是——朋友?”国王特意在最后两个字上加重了声音。


“呃,陛下,事情是这样的。”事已至此米罗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我和加——亲王殿下也不过是刚刚认识,殿下昨晚突然驾临寒舍,家兄与我本打算今早入宫就向您禀告此事,没想到您居然有神梦相告,这么看来,您和殿下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米罗你在胡说什……”加隆立刻就想反驳,然而撒加比他更快地接了话,“你说的没错,我也深有同感。那么年轻的波莎家族的继承人,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其一,你和加隆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认识的?其二,伯爵昨晚和我说你刚刚从国外回来,怎么加隆不是和你同行的吗?其三,如果上述假设成立的话,为什么你不带他直接来舞会上见我?如果不成立,玫瑰庄园距离王宫不过两条街的路程,伯爵又是午夜之后才离开舞会,加隆有没有告诉你他为何不直接来王宫反而要在深更半夜去打扰你们呢?不管怎么说这简直是太没有礼貌了不是吗?”


“这,这……”看着撒加幽蓝如深海旋涡一样的眼睛,米罗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动了。


这位国王陛下的笑容固然和蔼可亲,问话也充满善意,可是为什么会让人觉得手足无措背后发凉呢?


“我说撒加,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下,这里是别人的家,不是你发号施令的王宫,更不是严词逼供的审讯室。”这时加隆已经绕过餐桌走到了米罗身旁,“既然你这么想知道这些事情,我来告诉你好了。首先,你既然说过了对我的事情不感兴趣,难道我交个朋友也要事无巨细的告知你?其次,作为王国的合法公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至于是否礼貌——”他把一条胳膊往米罗肩膀上一靠,“我的朋友还没说话呢,日理万机的你就不用费心了。”


“既然你对你的朋友如此维护,那么我就只问一个问题好了。”撒加继续微笑着看向米罗,“亲爱的小波莎侯爵,想必我们昨晚在舞会上的见面你还不至于忘记吧?所以作为加隆的朋友,我希望你诚实地告诉我,加隆他昨晚是否确实、肯定、以及绝对没有前来王宫?你放心,只要你说实话,我是不会介意你和加隆做朋友这件事情的;当然我也要提前告诉你,欺骗国王的后果可是很可怕的哟~”


“我的女神,你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原来是在说这个!”米罗还没来得及讲话,加隆已经夸张的叫了起来。


“陛下,奥丁蓝宝石不会真的失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