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P大记事(双子穆主)32【即番外第五】

mulovessaga:

【静场之后、散戏之前的讲堂大厅,空旷寂静,很美好。

看不喜欢的电影时中途退场,有幸见过几次。

如果有雪有撒殿,那真是完美。

一辉:“你才是花痴的孟昶好吧。”窘。】


三十二、

 

       演出大厅的方向传来一阵掌声。

 

      一辉估算时间,继校长宙斯和外院现任院长哈迪斯之后,Boss作为戏剧所的名誉所长应该也已致辞完毕––––加隆不喜欢这些面子工夫,这阵子着实头疼了几天,偶而拉着他或艾扎克扮作听众“排练”。

 

      紫龙执笔的爱情轻喜剧将第一个登台,戏马上就要开场了。

 

       得赶紧将这边布置好才行。

 

       这么想着,心里却不积极––––其实他手上的活儿是早已忙完了:剧本的中英合本提前两天就从横滨空运到了办公室,用来摆放本子的这些展台早在前天也由加隆亲自检查后放在礼堂的储物间备用。一辉需要做的,不过是在今天静场之后将展台挪出来布置好、方便观众在散戏后能随手领到剧本。办公室的莎尔拉姐姐是天生的女王,不知从哪儿派来那么多小弟,个个手脚又都很麻利,没等他怎么知会,已经大功告成。虽说瞬的剧是压轴、一辉扮演的角色又是第四幕才登场,但其实他现在就可以奔后台去和大部队集合了。

 

       可他还是选择在前厅磨蹭。一辉也觉得自己少有这么不爽利的时候。

 

       因为头一天晚上发生了两件意料之外的事。一是他在剧组的微信群里偶而见瞬的师姐珍妮提起,瞬居然放弃了大三去哥廷根大学交换的机会。一辉知道该校文学极强、是瞬的dream school,也猜到他这么做是因为项目只免除学费而不提供生活补贴。作为兄长,一方面能力有限,一方面又担心这次错过会影响弟弟将来申请,明明是自己恼自己,电话给瞬的时候言辞却难免激烈。他们两兄弟从小到大没红过脸,这次瞬默默地主动收了线。

 

       一辉心里正在后悔,偏偏紧接着又收到埃斯梅拉达的信息­­。女孩子借着平安夜,居然向他表白了。

 

       一辉呆住,不知该怎么答复,好在寝室只有他孤家寡人––––一屋子哥儿们都带着女友欢度佳节去了,没人看见他满脸通红的窘样。电脑屏幕前,泡好的杯面还冒着热气。

 

       埃斯梅拉达是心理学系的,与瞬同一年进P大,深圳成长,从小学舞,个子虽不很高,但行止不凡。与客串的一辉不同,她在剧中扮演“妹妹”,绝对的双主角之一。这个角色有一段不配背景音乐的独舞,甄选演员时,埃斯梅拉达即兴表演了几个动作,亚路比奥尼和沙加当场就敲定了她。

 

       要说一辉从没注意过剧组里这样的一个人,那是假话。

 

       他接触的人多了,习惯冷眼旁观。埃斯梅拉达大概是从小被家里保护得不错,性格里都是软软的好处。与独舞时必需的清灵孤高不同,一旦下了台,她就成了剧组里的傻大姐,给这个递瓶水、帮那个提台词,忙得不亦乐乎。按说这样的天之骄女,往往是被嫉妒的对象,可就算是组里比较爱出风头拔尖儿的那两三个,对她似乎也愿意推心置腹。

 

       生活中还真有这样的人!可是要跟她恋爱,一辉真的没勇气。他的解释很简单:配不上。

 

       他不回复,小姑娘却没有再催,只在午夜时简短发来:“明天演出见。”

 

       既然不知怎么面对她和瞬,一辉索性拖着不去后台。

 

       大门口传来礼堂志愿者问候的声音,不知是不是有观众由于大雪迟到。循声望去,来人却只一个,身量很高,简单的及膝大衣,厚厚的格子围巾,一头长蓝发间沾染了些雪片,转眼都像流星一样消失了。一辉对他特别留意,是因为远远望见他在铺设的防滑毯上耐心擦去鞋底的雪泥。刚才静场之后也有三三两两匆匆赶来的观众,进门就都向大厅冲过去,踩得浅色大理石砖上全是黑脚印,志愿者们来来回回用拖把擦了好几次。

 

       演出厅那边响起一阵阵掌声。紫龙的电梯间小物语看来深得人心。

 

       那人似乎并不急着观戏,四下望了望,慢慢向展台这边踱来。一辉这才看清那大围巾中藏着的脸,身边的卡西欧士却已经拿起一份台本迎了过去:“这是今晚的剧本合集,赠送您一份。您是我们摆好台之后的到的第一位观众哦!因为会剧透,所以推荐看完演出再读。”

 

       一辉觉得他简直可爱至极––––卡西欧士跟公司没半毛钱关系,甚至没见过Boss,只不过莎尔拉的事业就是他的事业。

 

       撒加是微微一愣,随即慈悲一笑,伸手接过自己出版、自己邮来P市的书籍。

 

       他眉间比他弟弟少了那条凌厉的疤痕,虽同岁,气质却凝重许多。

 

       因为瞬和Boss的双重纽带,从台本寄出到公司收件,一辉都自告奋勇与横滨方面联络。先方邮件落款中的这位“Saga”效率极高,他本以为是个受人之命终人之事的资深会社员,但一次偶而听到加隆与他视频电话,才惊觉原来这就是魔玲姐她们口中提到的、Boss的孪生兄弟。加隆那几天颇坚持,一直在邀请哥哥来P市看公演,撒加的声音也很坚定,会社太忙、他说实在抽不开身。

 

       “您到底还是赶来了!”一辉没多想,就冒出这么一句。开场前他从台前经过,留意到加隆虽身陷前排、被各级领导团团围住,但右手边还是显眼地空着一个座位。他以为那是给穆留的,但随后又看到穆和史昂等几位教师远远坐在后排。

 

       “我叫一辉,”他见对方眉头微微一蹙,赶紧伸出右手。

 

       撒加接了他的手:“啊,原来是Ikki!之前沟通多谢你了!”中秋之后他就没去过双子座大厦,不过还是听说那里雇了位一心为弟弟攒留学费用的小哥,加隆总惦记着这一点,想等他年底做满三个月、找个由头给他涨工资。

 

       又是热烈的鼓掌,随后是遥遥听来嗡嗡的人语声。

 

       一辉忙让:“紫龙这部戏比较短,我猜星矢那部就要开始了,您要进去就趁现在比较好。”

 

       撒加却微微一笑,向他做个致谢的手势,拿着台本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礼堂的前厅极宽广,合唱比赛的时候容得下几个院系的队伍集合和热身。一色落地玻璃窗,跟前几处客用沙发,撒加就拣其中一张单人的坐了。窗外是百年纪念广场,过去新年师生们会聚在那里跨年。纷纷雪片如乱琼碎玉,衬得北方的冬夜更加漆黑。他手中捧着台本、人却望着窗外飞雪。彼时他身边无人,一辉偷眼望过去,觉得自己就像世说新语里头的孟昶见了乘高辇、着鹤氅的王恭,只想赞“真神仙中人”。

 

       他不是很懂双胞胎的世界。

 

       如果是自己,既然来了,一定会迫不及待地赶到弟弟身边去助阵吧。回想起来,瞬人生的每一步,自己都有参与、想干涉,怕他受伤或是走弯路。这么多年,他一定也很烦了,这次不愉快,多半也是由此而起。一辉发誓要放手。

 

       他正一味胡想,手机振动,却是瞬的微信到了:“哥,你在哪儿?大家都在等你呢。”

 

       匆匆几振,又是一条:

 

       “昨天的事你别生气了,我不去交换不光是因为费用,也是想多跟哥你在P市待一年。申哥大的事,我心里有准,哥别担心。”

 

       他心下一喜,早忘了几秒钟之前的赌咒发愿,弃了展台便往后台奔,却与迎面而来的沙加擦肩而过,后者该是刚从台上介绍剧目下来,忙得一头细汗,兀自笑他:“你倒沉得住气,还在这儿!你们组大家都已经站位啦。”一辉回头待要应答,却见沙加舒展手臂披上大衣,甩甩金色长发,向窗边仍旧坐着看雪的那人走去。


yigexiaohao:

污污污“穆啊,来我办公室谈一下研发部门下季度的预算吧”

喝豆浆的安徒生:

动作有参考
在动车上听到歌单里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的时间想到一个关于邻居的故事
编辑隆X自由作家米
隆哥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住到撒老大家 米团子租住在老大隔壁 但是互不认识 之后团子误以为隆哥是撒老大(对双子傻傻分不清) 隆米双箭头 撒米单箭头
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