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Sex两种 第二种:细腻精准

雨下整整整整整夜:

第二种:细腻精准
Climb on board(登上爱之舟)
洗完澡穿着柔软的睡衣,这不像他们平时的风格,他们通常是急切的,会把周围的一切都弄的乱七八糟。
但是今天不会,现在他们有的是时间和闲情逸致,因为一切都处理好了。
克拉克甚至站着和布鲁斯对视了一分钟才开始行动。
情人节一切都要是最完美的。

We'll go slow and high tempo (你我开始慢慢沸腾,欲仙欲死)
克拉克的手几乎抚摸了布鲁斯身上的每一寸皮肤,他的力度很轻,就像羽毛一样,但是布鲁斯已经闭上眼睛了。

Light and dark (夜色蒙蒙 阴暗不定)
布鲁斯偏头的时候透过落地窗看到了哥谭的夜色,渐渐有些沉醉,克拉克突然轻咬了他一口,似乎是在抱怨他的不专心。

Hold me hard and mellow (抱紧我,让你我缠绵悱恻)
布鲁斯突然抱住了克拉克,克拉克一愣,更紧的抱住了布鲁斯,他手上的工作必须要停一会儿了,但是他面对布鲁斯一向都有无限的耐心。

I'm see the pain see the pleasure(我感受到痛同时感受到快乐)
克拉克带来的疼痛是小心翼翼的, 是布鲁斯期待的,他从未感觉自己如此完整。
克拉克的动作很慢,这让布鲁斯的感觉异常的清晰。
“你很棒。”他在克拉克耳边轻轻说。
而马上他就感觉到这个外星人因为这句话兴奋了。

Nobody but you ,body but me,body but us
(唯有你我共度这春宵)
阿弗瑞德有事出去了,韦恩大宅周围几乎没有其它的房屋,这里如此的空旷,只有布鲁斯和克拉克,这让人产生一种世界上只有他们两人的错觉。

Bodies together (你我翻云覆雨)
虽然缓慢 肢体却在大床上尽力的舒展,他们可以在任何一个方位。

I'd love to hold you close ,tonight and always (我愿意紧紧抱着你,今晚到永远)
有时候克拉克甚至会完全的不动,趴在布鲁斯身上,让他从意乱情迷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等他们呼吸都顺畅了布鲁斯会说一些情话,克拉克会回应他然后出其不意的继续,这一点令布鲁斯很恼火。

I'd love to wake up next to you (我愿早上醒在你身旁)
想到明天早上会在布鲁斯身边,克拉克感到一阵满足。
“在想什么?”布鲁斯发现了他的笑容。
克拉克帮布鲁斯擦了擦汗说:“没什么。”他不想说那个,他也不想让布鲁斯能再继续完整的说话。

So we'll piss off the neighbors (所以忘掉那些邻居)
“在我这就不用担心有人来叫我小声点。”布鲁斯忽然想起了上次的事。
“但有人敲门后你很兴奋。”克拉克咬着他的耳朵轻轻的笑了。

In the place that feels the tear (来此佳境尽情挥洒美好的泪水)
缓慢但是到位,这让布鲁斯更加的受不了,他说不出自己的感受,也只能发出细碎的声音。
“你哭了。”克拉克在他耳边提醒到,这个时候布鲁斯才意识到有泪珠从眼角滑落,他哀怨的瞪了布鲁斯一眼,可想而知这毫无威慑力,但却很好的达到了另一种效果。
这是克拉克唯一想看到布鲁斯哭的地方,在床上,在他的身下。
“哭吧。”他说完俯下身,温柔的吻去布鲁斯的泪水。

The place to lose your fear (无所畏惧)
正在沉迷的布鲁斯突然发现双手被绑住了,那是一条丝带,一个活结,他轻轻就可以挣脱。
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知道克拉克不会伤害自己,克拉克一向都像对待珍宝那样对待自己。

Yeah reckless behavior(为所欲为)
克拉克意识到了布鲁斯的纵容,他知道自己可以在这张床上对布鲁斯做任何事,他知道自己只会做令对方快乐的事。

A place that is so pure so dirty and raw (袒露性情 开始肮脏之举 释放原始之性)
他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诚实,任由对方把身体带向最快乐的地方,不挣扎,不抵抗,完全的臣服于彼此。

Be in the bed all day bed all day bed all day (没日没夜就呆在这张床上)
不需要到任何其它的场所,这里带来的快乐已经足够,克拉克在心里称赞了布鲁斯挑选家具的眼光。

Fucking you and fighting on (和你翻云覆雨到精疲力尽)
准确的说,布鲁斯总是会先举白旗,但是他又那么爱逞强。

It's our paradise and it's our war zone (这是我们的极乐世界 寻欢的战场)
布鲁斯和克拉克较起劲来,他翻到了上面去,克拉克随他折腾,反正他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

Pillow talk (枕边轻声呢喃)
终于平静下来了,他们躺在一个枕头上,但没有人想睡,于是两个人轻声交谈着。

My enemy my ally (你我亦敌亦友)
“不管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都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克拉克说。
“理由?”布鲁斯累的不想多说一个字。
“我一见到你就想…”
“停!”布鲁斯制止道:“怪不得非要我加入联盟。”

Prisoners(相互禁锢)
克拉克突然调皮的用刚才的丝带把自己和布鲁斯的手绑在一起。
“我们绑定了!”他高兴的说。
“傻瓜。”布鲁斯白了他一眼,确任由他打着蝴蝶结。

The we'll free it's a thriller (却又重获自由 寻得激情)
克拉克仿佛乐此不疲,他一会儿摸摸布鲁斯这里,一会儿碰碰那里。
布鲁斯突然坐了起来,挣脱了绑着他们的丝带。
“怎么了?”克拉克无辜的说。
“想再来一次就直说!”布鲁斯认命的趴在了床上。
克拉克得到了允许很高兴,而布鲁斯祈祷着阿弗瑞德能早点回来。
“情人节快乐。”克拉克在他耳后说:“阿弗瑞德也许有约会呢。”

Blindness 5

脸盲君阿Z:


注:这一章难产的要死,唯有大少的长腿能拯救我。但这样欺负提宝是不对的。


……………………………………………………………………
马特觉得韦恩家的孩子都把他神话了。虽然他确实有这么一丢丢的料事如神,但他不能预测任何事。
当然,他猜到有人会对他下黑手,不过他不认为会发生在发布会。
托那位欧洲负责人和阿尔弗雷德的福,他秘密收购了那位神秘的亨利杜卡德先生在欧洲和日本的大部分企业,他查到这人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和韦恩企业对着干很久了。他猜测这位神秘人一定会沉不出气最终现身。
可他没想到有人更沉不住气。比如那位心脏病老股东。
这位老股东打算在发布会时把哥谭宝贝做掉,然后戏剧性的“力挽狂澜”,接手韦恩企业。
所以说,普通人才可怕,蠢得可怕。


马特再次醒来的时候不过隔了6个小时,看到床边坐着迪克,露出了那种蝙蝠侠专用的“不高兴”表情。迪克见他终于醒了,立刻叫了医生,一大群人蜂拥而入,在一大堆检查与唠叨后又陆续离开,而迪克始终臭着脸。
马特感到一阵愧疚,他在某些事情上跟布鲁斯非常想象,越是危险的事情,他们越不会告诉自己的亲人。
他想辩解一两句,即使让这孩子把脾气发出来也好,可刚一张嘴火烧火燎的喉咙就咳个不停。迪克依然板着脸给他喂水。
马特靠着自己的神闪避技能躲过了要害,但子弹依然贯穿了他的肩膀,不过忍受这种疼痛几乎是蝙蝠家的家常便饭。马特抬起没受伤的右手揉了揉俯下身子倒水的迪克的头,手指深入青年的发丝间,虚弱却依旧努力揉乱那个帅气的发型。果然蝙蝠家最容易心软的好大哥一下子就破功了。


“你就在对付我们的时候办法多!你的手段呢!你的眼线呢!”迪克一屁股坐回位子上,摆出一副你渴死我也不会给你第二杯水的架势“你知不知道我和提米在夜巡的时候接到警方电话是什么感觉!”
马特有一些感动,他想不到什么好方法能安慰他。
“我很好。”马特哑着嗓子说,“提姆呢?”
“他去公司了。”迪克还是不忍心又给了他一杯水“交给他没问题。还有你那位老朋友,福吉先生,太厉害了。”
“他也来了?”
“当然。他超有一套。那老头子跑不了了。”迪克说着往马特手里塞了个小东西,“不过狙击手没找到。熟悉这个嘛?”
迪克塞过来的是个弹壳。马特细细摸着弹壳的表面,划过上面独特的盲文,发现一个甜蜜的邀请,真是浪漫。
“你知道对方是拿什么做的枪吗?一个长笛!”迪克说着也有点兴奋。“好久没见到这么专业的杀手了。”
这时候门打开了,是提姆,看到马特已经醒了松了一口气,说“警察和记者都打发走了。真是够了。”
“公司呢?”
“我能耽误你上线?”
“好孩子。”
他听到提姆也坐下来的声音,有点震惊:“你们俩都在这儿干嘛?”
“照顾你呀。”兄弟二人一起说道,然后提姆补充道,“他们没有成功,我们在这儿看着,免得他们补刀。”
马特翻了个大白眼说:“提米,这个理由你自己信不信?”
“我不信,我们俩就是看着你不让你溜出去。”
“……滚回去睡觉你们两个。”马特低吼道。可惜对面两个人早已过了能被恐吓的年纪,没有一个动弹。马特只好软下来给他们分析:“回去睡吧,这里是医院,外面都是蹲点的记者我怎么跑,明天咱们就回家去,呆在这里好的太慢。你们俩先出去准备,明天好开路。”
两人面面相觑,权衡了最终还是回去,提姆走前黏了两个监视器在屋里,马特哭笑不得。


这两个小麻烦走了还有一个大麻烦。马特觉得太招人喜欢也是罪。他慢慢躺回被子里,闭上了眼,脸微微扭向窗户。等外面那个自己进来。
等到马特都要睡着了,他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抚开他额前的头发。马特没有完全睁开眼,苍白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的克拉克格外难过。
“我听到了枪声。”克拉克说,“但我没有来,我以为你会没事。”
“你做的对。如果你来了,我会很生气。”
“但现在我觉得我错了,宁可那样我会惹你生气。”
“这颗子弹可不是什么坏事。”
“你是故意的?!”
马特挪了挪身子,睁开了眼,即使看不到,他也努力把眼睛对向克拉克的方位。
“在这颗子弹之前,我明知道韦恩企业里有一个大蛀虫,但我动不了他,我给过他离开的机会,可是他太贪心了,现在他后半辈子都只能呆在监狱里。”
“……你在引诱对方犯罪是吗,布鲁斯?”
“这个指控就有一点过分了。他也可以接受我的妥协,带着他的亿万家产离开,甚至推荐一位年轻的上位者,自己去做幕后。他只是太贪心了。”
“这不值得。”
“是吗?”马特笑了,“如果我不这么做,就没办法顺利进行我的改革,大概在一个月后被迫必须裁掉将近三分之一的员工,那才是不值得。”
克拉克摇了摇头。他也许能在一分钟内解救一次灾害,但他从来没有领导过一个数千人的大企业,他不知道怎样才是最好的。
“觉得我很可怕吗?”马特问:“说不定蝙蝠侠也会这样做哦。”
“你不会对我们这样做。”克拉克笃定道。
“你怎么能这么确定?”
“你比我们聪明太多了。”
“我姑且认为你是夸我。”马特撇撇嘴“作为奖励,你今晚可以不用离开。”
克拉克觉得对方绝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又怕对方改变主意,就应了下来。
“可不是白留你哦。”马特用一种调皮的语气说“你听到提姆说了,小心他们杀个回马枪。”
“我会保护你的。”超人严肃的说。
“并且,拿出你的录音笔,小记者。”马特挣扎着坐起来,他想到一个好点子,“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布鲁斯韦恩给你一个专访的机会。”
“我没带录音笔。。。”
“滚去拿。”(︶︹︺)


大概因为保护安全这句话,超人这一晚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这种紧张的气氛让马特也没有休息好。第二天马特拒绝了超人送他回家的好意,让他在超音速下穿越哥谭市,不如一枪给他来个痛快。。。但超人还是在3000米高空中视奸护送了他一路。他是个痴汉。马特做出结案陈词。


好歹在马特到家后超人就离开了。同时离开的还有提姆,董事会现在爱死了这个不会在开会时睡觉的乖宝宝,迪克也回了警局,马特怀疑他能打听到什么有用的。照顾病人的任务就留给了杰森。在考虑下午怎么溜出去的马特在杰森出现的那一刻露出灿烂的笑容,传说中200磅不含桶的法外者脊背一凉虎躯一震。


虽然哥谭一直都是一个多雾的城市,但在下午3点的时候,阳光还是会透过云层,照亮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略有刺眼的亮度和宜人的温度让人昏昏欲睡,这时候放下工作在咖啡店来一杯咖啡再好不过。只是今天店里的生意不太好的样子,几个小时了,只有一个客人。此时他正对着外面发呆。
“我擅作主张煮了一杯黑咖,希望你喜欢。”
亨利杜卡德,或者说拉尔斯艾尔古尔被惊得一震,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从背后吓一跳的时候了。
马特放下两杯咖啡,坐在他对面。
“哥谭的风景怎么样?”
马特带了一个平光眼镜,玻璃和阳光将他无害的蓝眼睛变成妖孽的蓝绿色,他的嘴角上翘,唇色在枪伤和止痛剂的影响下显出干燥脆弱的粉白,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搭在白瓷咖啡杯上,一圈一圈划过杯子边沿,蒸汽无法抗拒他的魅力,缠在他的手上,亲吻他的皮肤与上面细小的伤痕。
联盟大师喝了一口咖啡,露出同样的笑容,给出他的回答:
“美极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