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撒米】斯图加特的告白 Chapter 3 (Part 2)

Miyako:

(我说你们是有多喜欢戏霸啊这都快一年了通知那里还能看到新提醒😂)


撒加和加隆的父亲在谈及自己的儿子时曾经自豪地表示,有朝一日光凭他们两人就能设计出世界上最好的跑车。然而在两大家族第四代的比拼中,波尔施那边也并不逊色,长子艾俄洛斯目前在保时捷公司法务部任职,为人沉稳低调,头脑灵活,虽然无法进入管理层,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早晚有一天会顶替父亲的位置,出任集团监事会主席一职;小儿子艾欧利亚在斯图加特大学学习金融,已经能凭借出色的分析能力在二级市场上赚到数额不菲的零花钱,即使未来不会进入保时捷,但也势必能赢得众多金融机构和企业的青睐。

10月初的天气十分适宜户外运动,阳光明媚,却没有夏季的酷热,带着植物清香的凉风拂过,十分宜人。波尔施一家租下了一个马场供他们消遣,在两位家主谈论合作事宜的同时,年轻人们则在马背上暗中较劲。

“加隆的骑术真不错。”输掉了刚才的一圈的艾俄洛斯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忍不住称赞道。

撒加点点头,隐约有些得意:“他一直很喜欢比拼速度的运动,而且总爱争第一,在这方面他比我更像我们的父亲。”

“这不是挺好的么,不过我是不敢再和他比了。”

“这么干脆就放弃了?”

“每个人擅长的领域不一样,我就是再练上十几年也比不上他,何必勉强自己,想赢他的话,下次去射箭场就行了。怎么样,有兴趣么?”

撒加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略微弯起的眼睛观察着艾俄洛斯的神情。他是那种初看上去毫不咄咄逼人,甚至可以说有些老实的人,和锋芒外露的双胞胎完全不同,但如果仔细留意的话,还是能发现眉眼间偶尔藏不住的强势和无情,这让撒加本能地产生了戒备。刚才的那番话不只是在给加隆戴高帽,还隐晦地暗示了大众对豪车领域的进军无疑是痴心妄想,以及保时捷方面并不打算和他们强行分出个高下,顺便试探撒加的态度。他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觉得有些不高兴,从米罗到艾俄洛斯,好像所有人都在套他的话。他不想、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停留在这个话题上,毕竟一方面这不是他管得了的,另一方面他对波尔施的诚意始终有所怀疑。心领神会的艾俄洛斯没有介意他的笑而不语,转过头找起了自己的弟弟,不料此刻的艾欧利亚正漫不经心地在马背上低头看手机。艾俄洛斯来到他身边,低语道:“别玩了,有客人在,太没礼貌了。”

“我没玩。”

艾欧利亚像出示证据一样把手机递到他眼前,他粗略扫了一下,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能来就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你这么啰嗦,小心别人嫌你烦。”

在哥哥的催促下,艾欧利亚拉了下缰绳,向正在小声交头接耳的撒加加隆走去,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或许是年龄的关系,艾欧利亚看起来就要比艾俄洛斯单纯得多,至少他只是一个劲地在谈论赛马和高尔夫之类的休闲活动,没有旁敲侧击地试图打听什么,这让撒加立即想到了米罗,那个酷爱赛车和足球的年轻人,他有些好奇,当他知道自己很快就将抵达卡尔斯鲁厄时会露出怎样惊喜的表情。

一直客套的态度也因为这份让人心情愉快的期待而稍微柔和了起来。

 

而撒加挂念的对象此时正在租住的小公寓里细心地擦着球鞋,洗干净的球衣挂在衣架上,等待着主人最后一次披挂上阵。

米罗说不清自己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和撒加保持联系的。父母定居奥地利,自己一个人长住德国,别样的经历让他早就习惯了独立生活。他以笑容欢迎别人的示好,却很少主动结交朋友,和大部分人只是保持着一个亲近而不亲密的距离。但这一次,他少有地对这位年轻的奥迪工程师产生了兴趣。或许是为了能和大名鼎鼎的皮耶希家族成员搞好关系,以备将来哪天的不时之需,又或许是撒加眉眼间淡淡的忧愁让他产生了共鸣,总之,在科隆告别后,他们并没有就此断掉联络。米罗经常会发些学校里奇奇怪怪的活动照片给他,偶尔请教一些汽车相关的专业问题,而撒加——通常是在晚间——则会回复详细的解答,以及实际操作中的不同之处。在看到其他人对着布置下来的课题抓耳挠腮之时,得到强力外援协助的米罗总是忍不住暗自在心底一阵阵得意。

所以,当他在睡前看书时突然接到撒加的电话,得知对方第二天要来拜访时,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银灰色的奥迪在视野里渐渐放大,提前等在约定地点的米罗高兴地挥了挥手:“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和精神抖擞的米罗相反,昨天和家人一起在酒吧喝到很晚、今天又起了个早驱车一个多小时抵达目的地的撒加略显疲态,不过米罗的笑容还是让他感染了几分轻松:“怎么,不欢迎?”

“当然不是,只是觉得你难得来一次,我却只有半天的时间,有点可惜,虽然这里本身也没多少景点。”

“没什么,能看一场你的球赛也不错,你一定踢得很好。”

“过奖了,走,我带你去看台。”

虽说只是一场和邻校的友谊赛,不过球场里依然热闹非凡,早早地就有人赶来占据了前排的座位,和一个假期未见的友人兴致勃勃地聊天,腿上还装腔作势地摊着厚厚的课本。米罗小心地沿着狭窄陡峭的水泥台阶往下走,周围时不时有同样年轻的面孔向他打招呼,一些人好奇地打听着后面陌生人的身份,而大胆的女孩子已经开始隔得老远送上飞吻。

“你还真受欢迎。”活跃的气氛已经将撒加此前的困顿一扫而尽。

米罗停下脚步,转过头半开玩笑道:“我看今天有一半的注意力是在你身上的。我们学校本来就没多少女孩子,你可不准抢走。”

“你太高估我了。”这个话题让撒加觉得有些好笑,重心一直倾斜在工作上的他早就忘了怎么讨女孩子欢心了,主动示好的那些在发现他脑子里装的不是玫瑰红酒巧克力而是引擎悬挂变速箱之后,也很快失去了兴趣。

米罗走到第一排靠近对方球门的位置,和已经坐在那里的朋友交谈了几句,然后招呼撒加坐下:“我不会踢满下半场的,所以你就在前45分钟好好看我的表现吧。”留下一句信心十足的豪言壮语后,他干脆直接翻过广告牌走进场地热身,保暖的长袖外套下是校队的队服,象征主力的8号异常显眼。

撒加有些在意刚才的话,于是不解地问旁边的人:“米罗不踢满全场吗?”

“这是他的告别赛了,按照传统惯例,下半场20分钟后他就会被换下去的。”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米罗明明只有半天的空闲时间,昨晚却还是在电话里极力希望他能一早就赶来观看自己的球赛。

尽管只是校际比赛,但男孩们的拼劲一点不亚于职业运动员们,危险的飞铲看得撒加头皮一阵阵发麻。半场结束前,米罗在门前抢点得手,打破了场上的僵局,看台上一片沸腾,没有比在自己的最后一场比赛中为球队贡献进球更完美的了。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下半场开始仅十分钟,米罗就在一次拦截中被对方后卫铲伤,虽然尽力想继续留在场上,但脚踝的伤势已经让他无法正常奔跑,最后不得不一瘸一拐地提前下场。看台上的观众用掌声向功臣表示感谢,撒加却习惯性地开始紧张。米罗抿着嘴坐在替补席上,由队医替他做检查,像是感觉到了看台投来的关心的视线一样,他扭过头在人群中找到撒加,扬起一个安慰的笑,然后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撒加这才略微放心了一些,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球场上,不过余光却总是不由自主地瞟向替补席,一直到终场的哨声响起。

“脚伤怎么样了?”撒加单手拿着比赛结束后送给米罗的鲜花和奖杯,和他慢慢地走在树荫下,不过对方似乎完全不需要他的搀扶:“没事,刚铲到那会儿有点疼,现在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我还要给你做导游呢。”

“不行就别勉强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你真啰嗦,我都说了没事了。”米罗忍不住抱怨起来,撒加想表示抗议,然而还没开口就被打断:“那就算是我想去个地方,你陪我,怎么样?”

面对米罗狡猾的表情,他觉得他根本不准他拒绝。

奥迪穿梭在不知名的小路间,渐渐远离城市的中心。“我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周围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的房子和绿化已经把撒加彻底绕晕了,他严重怀疑自己还能不能找到回去的路。不过米罗倒是全程轻松自在地替他指引方向:“我的秘密基地。快了,马上就到,不会迷路的。”

车最终停在了城郊的小山坡下。米罗熟门熟路地沿着小道走在前面,山不高,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山顶。“就是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卡尔斯鲁厄。我刚搬过来不久有一次在市郊迷了路,无意间找到这个地方,是不是很漂亮?”米罗像是在炫耀自己的珍贵收藏一般得意。撒加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以王宫为中心,绿色的森林和红顶的小屋向四周散布开来,目所能及的最远处是青绿色的湖水,随风泛起波澜,丘陵绵延在雾气中,云层似乎触手可及。见惯了汽车城工业气息十足的现代建筑,此刻眼前静谧安宁的风光如滤网一样净化了喧嚣与烦躁。米罗看到他疑惑的侧脸渐渐显出悦色,知道自己选对地方了,于是懒洋洋地坐在草地上,任由略带寒意的秋风吹乱自己的头发。

“我以为你会带我去王宫。”撒加边说边在他身边坐下。

“本来是这么想的,不过我改主意了。你可是大忙人,就算来南德多半也是斯图加特,不可能每次都有时间顺路过来。王宫什么的和其他地方都大同小异,但是这里,”米罗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这里是独一无二的,如果只能带你来一个地方,那我一定会选这里,你肯定会喜欢的。”

“只要你还在卡尔斯鲁厄,我不介意绕个路多来几次的。”

米罗因为惊讶而瞪大了眼睛。而撒加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解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他尴尬地转过头,长发挡住了略微泛红的脸颊,他觉得虽然撒加刚才的话有些奇怪,可他的反应好像更奇怪。

“你把这里叫做‘秘密基地’?”

很快恢复正常的米罗点点头:“嗯,心情不好或是觉得烦躁的时候会一个人到这里散散心。我很少带人一起来,他们要么认为没趣,要么就是没什么值得多看的。”

“我很喜欢,可以看得很远,周围又安静,很适合整理思绪。谢谢你,米罗,带我来了个好地方。”撒加深吸一口气,森林植物天然的气息环绕在周围,闭上眼睛似乎都能看到天空和湖水澄澈透明的颜色。谁都没有再开口,只是并肩而坐。撒加重新睁开眼,看到米罗出神地望着远方,和一个多月前在赛道上一样。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在其他时候看上去十分开朗的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正如米罗所言,他太能理解这种想要发泄点什么却又深知毫无作用的矛盾心情了。出于礼节,他按下了去打探米罗心中最不愿提及之事的好奇心,而是发出了一个邀请:“10月末DTM收官战,想来现场看么?就在霍根海姆,离这里很近。”似乎是发现没提到重点,于是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不是看台,是奥迪的贵宾包厢。”

“真的?”包厢的巨大吸引力让米罗迷茫的双眼立刻焕发出了光彩,但立即又觉得不太好意思。细微的神情变化没有逃过撒加的眼睛,他马上笑着解释道:“当然,我是奥迪的工程师,你是我的贵宾,有什么不对么?”

“好像没有。”

“那不就行了,”撒加拍了拍他的肩膀,“等我安排好就通知你。”

由于还要赶回沃尔夫斯堡,撒加无缘等到被米罗称为“如同金色的霞光披着紫红色的长袍”一样的落日了。把人送回住处后,他便准备离开,然而车还没掉完头就又停了下来。本打算目送撒加开走就回屋的米罗疑惑地看着他下车,走到自己面前,递来一本厚厚的工具书,全彩的印刷品散发出铜版纸特有的味道:“差点忘了,这个送给你。”

“这是……大众汽车图鉴?”集团内部每年出版的记载了所有车型详细参数的大全,只赠送给大客户的限量非卖品,虽然不可能涉及机密内容,但如此翔实而全面的集合对米罗而言依然是求而不得的宝贵资料,可以省掉他大把搜索与整理信息的时间和精力。

“抱歉,我都不清楚你喜欢什么……”撒加少见地局促了起来,毕竟他心里也明白这样的礼物并没有多少诚意。早知道怎么也应该厚着脸皮去问克里斯滕森讨一个签名的,他忍不住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手边只有这类的东西,觉得可能对你有用……”

米罗喜出望外:“当然有!真是帮了大忙,你真不知道有些资料我们外人找起来有多麻烦。不过……”他露出一个恶作剧般的笑,“要是能搞到保时捷的就更好了。”

“我尽力。”如释重负的撒加十分配合地回答道。

“那……10月底见?”

“再见,等我消息。”

又一次道别后,兴奋的米罗一进房间就掀起月历,在10月28日上画了一个醒目的记号。而另一边,被迫和波尔施家的两兄弟寒暄了一整天导致精神衰弱的加隆难以置信地目睹坐在旁边的撒加连飞机上的安全指南都看得津津有味的诡异样子,更加确信他这位早把罗曼蒂克扔进油箱烧得精光的大哥一定是恋爱了。

评论

热度(48)

  1. 凛时雨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LaChasseAuxPapillon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3. 陌上花开_丹心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4. 喵呜卡布奇诺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5. JasmineFa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6. 青冥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