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米罗加隆主,全员友情向】逆转灰姑娘之神偷米和大盗隆 21

携手且道同归去:

Chapter 21


“看来,你仍然对三年前那件事耿耿于怀啊。”撒加毫不惊讶地说。


“那是自然。”加隆冷笑了一声,“虽然我从小记性就不怎么好,不过仔细想想,那可是国王陛下您做过的的所有事情中与我关系最密切的一件了,叫我怎能不铭刻于心念念不忘呢?”


“我不是来和你谈那件事的。”


“哦,我想也不是。”加隆继续悠哉游哉地把一条牛排切成大小均整的小块,“那么我们好像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我想说——”


“不不不你不用解释,”加隆放下餐刀摆摆手,“老实说我虽然直到现在也不怎么赞同你的做法,但是我也必须承认,当年我出于一种不那么冷静的情绪同样做出了一些不够理智的行为,给你多多少少还是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对此我表示诚挚的歉意。”


“歉意,你说歉意?!”如果说之前国王还一直保持着平静,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优雅的微笑;然而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他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你能够承认之前的错误固然是件好事,相信全知全能的女神也会对此表示由衷的欣慰;可是如果你表达歉意的方式是——”


“等一下!”加隆把高脚杯里的葡萄酒一饮而尽,推开面前的餐具站起身来,隔着长长的餐桌和撒加对视,“谁允许你擅自评判我做的事情是对是错了?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自己做了什么我自己清楚,即使是女神也无权置喙。”


“是吗?”被对面那人打断了自己的话,撒加忍不住皱起眉头,“如果你真有这样的觉悟,那么我建议你还是反思一下你的行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既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去关注你做过的事情——如果不是它们不断地给我带来本不该有的困扰的话。”


“哈,你指的是‘那个’吗?这恐怕就要怪你的手下办事不力了。”加隆大笑出声,“对不起啊尊敬的陛下,你有你的职责,我也有我的工作啊。”


他用一种讽刺的眼神看着对面那张和自己毫厘不差的脸,“奉劝尊贵的陛下您一句忠告,与其站在这里对我苦口婆心,您还不如回去好好教育一下您那忠心耿耿然而名过于实的王宫卫队如何才能更加心明眼亮更有用处呢。”


“我本来以为这三年你至少应该有点进步,没想到还是如此的自以为是。”对于加隆的明嘲暗讽,撒加只是遗憾地摇摇头,“还是你觉得,身为一国之君的我,已经闲极无聊到一大清早跑到大臣的家里,就是为了和愚蠢又自以为是的你浪费口舌?”


“真是抱歉啊,我就是这么认为的。”面对对方毫不掩饰地逼视着自己的锐利目光,加隆浑不在意地挑挑眉,“我本来以为这三年你至少应该有点改变,没想到还是这么的言不由衷。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既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去猜测你来这里的目的,如果你真有什么重要事情的话,还是直接说出来比较好。”


“看来你是打定主意不肯配合我了?”撒加眯起了眼睛,“考虑到你的地位和名誉,我本来还打算等你跟我回到王宫之后我们再谈……”


“谢谢你这么替我着想,然而要我每天对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却道貌岸然的脸,我会郁闷的拦不住自己想要从王宫的灯塔上跳下去的冲动的。”看见撒加如意料之中一般瞬间变了脸色,加隆得意的笑了笑,“撒加,你到底想说什么?大家都是朋友,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吗?”


“朋友?”


“是啊。”加隆理所当然地指了指阿布罗迪,又指了指米罗,“伯爵是你的朋友,米罗是我的朋友;伯爵和米罗既然是兄弟当然也是朋友,所以我们都是朋友啊。”


“喂!”一直旁观心中隐隐升起不详预感的米罗想要出言阻止,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国王利剑一样的目光遽然转向他,整个餐厅里鸦雀无声了一分钟,撒加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极温柔可亲的笑容来。


“米罗,我记得你,波莎家族的继承人居然如此年轻实在令我惊讶;不过我更加没想到的是,你和加隆居然是——朋友?”国王特意在最后两个字上加重了声音。


“呃,陛下,事情是这样的。”事已至此米罗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我和加——亲王殿下也不过是刚刚认识,殿下昨晚突然驾临寒舍,家兄与我本打算今早入宫就向您禀告此事,没想到您居然有神梦相告,这么看来,您和殿下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米罗你在胡说什……”加隆立刻就想反驳,然而撒加比他更快地接了话,“你说的没错,我也深有同感。那么年轻的波莎家族的继承人,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其一,你和加隆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认识的?其二,伯爵昨晚和我说你刚刚从国外回来,怎么加隆不是和你同行的吗?其三,如果上述假设成立的话,为什么你不带他直接来舞会上见我?如果不成立,玫瑰庄园距离王宫不过两条街的路程,伯爵又是午夜之后才离开舞会,加隆有没有告诉你他为何不直接来王宫反而要在深更半夜去打扰你们呢?不管怎么说这简直是太没有礼貌了不是吗?”


“这,这……”看着撒加幽蓝如深海旋涡一样的眼睛,米罗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转不动了。


这位国王陛下的笑容固然和蔼可亲,问话也充满善意,可是为什么会让人觉得手足无措背后发凉呢?


“我说撒加,我必须要提醒你一下,这里是别人的家,不是你发号施令的王宫,更不是严词逼供的审讯室。”这时加隆已经绕过餐桌走到了米罗身旁,“既然你这么想知道这些事情,我来告诉你好了。首先,你既然说过了对我的事情不感兴趣,难道我交个朋友也要事无巨细的告知你?其次,作为王国的合法公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至于是否礼貌——”他把一条胳膊往米罗肩膀上一靠,“我的朋友还没说话呢,日理万机的你就不用费心了。”


“既然你对你的朋友如此维护,那么我就只问一个问题好了。”撒加继续微笑着看向米罗,“亲爱的小波莎侯爵,想必我们昨晚在舞会上的见面你还不至于忘记吧?所以作为加隆的朋友,我希望你诚实地告诉我,加隆他昨晚是否确实、肯定、以及绝对没有前来王宫?你放心,只要你说实话,我是不会介意你和加隆做朋友这件事情的;当然我也要提前告诉你,欺骗国王的后果可是很可怕的哟~”


“我的女神,你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原来是在说这个!”米罗还没来得及讲话,加隆已经夸张的叫了起来。


“陛下,奥丁蓝宝石不会真的失窃了吧?”

评论

热度(42)

  1. artscoo海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2. artscoo海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
  3. LaChasseAuxPapillons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