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hasseAuxPapillons

【米罗加隆主,全员友情向】逆转灰姑娘之神偷米和大盗隆 33

携手且道同归去:

寒冰地狱是我内心永远的痛……

Chapter 33

“……对了,你是怎么能看到幻象的?”米罗好奇地问。

“很遗憾,我还修习了一种可以操纵人类大脑甚至窥探他们思维的魔法……”加隆还没说完,就看见米罗警惕地向后退去,“你别害怕啊,这种魔法只在对方心理戒备很脆弱或者完全失去警惕被严重干扰时才会奏效,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这魔法对怪兽居然也同样管用。”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十分佩服你这博通百家的能力;可是作为一个探险者,你这真的不是不务正业吗?”

“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的黄金三角次元定位偏移的事情?”

“哎呀,我突然开始担心我们的归程安全问题了,如果还像上次一样……”

“知道吗?你什么品质都不缺,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对很多事情要求过于苛刻以及对现实过分悲观;回去的路程你大可以放心,这毕竟是第三次——”

“你们还想回去?!”一个满含着愤怒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背后惊雷一样响起。就在此时加隆的魔法阵图堪堪完成,他们脚下顿时出现了一个边缘闪着金光的三角形入口;米罗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就再次跌入黄金三角次元的空间之中。

这次的空间内部好像稳定了不少,但愿不会再出现上次那样的倒霉事件。米罗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一边忍不住问加隆:“刚刚那个白毛的大块头又是谁?”

“米诺斯吧,也许是刚散步回来。”加隆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们的运气还真好,米诺斯可是个难缠的家伙……”他伸手去摸腰间的小行囊,突然脸色变了变,“我好像落下了一件东西!”

“是什么?”米罗好奇地问。

“被老鼠咬破的那张黄金三角次元卷轴啊,好像掉在米诺斯的傀儡线陷阱里了……”加隆抓抓头发,脸上有种复杂的不可言说的表情,似乎想忍笑又有些无奈。

“会有什么问题吗?”

“对我们当然不会,可是——”加隆一脸痛心地看着米罗,字斟句酌地说,“魔法书上记载,破损的空间卷轴是相当危险的东西;因为附注其上的魔力磁场遭到了干扰,也许会导致时空的扭曲将你带到未知的远方。当然,前提是你不小心触碰到它……”

“愿女神保佑米诺斯!”米罗和加隆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发自内心的说。

就在这时,米罗突然觉得周围的空间剧烈震动起来,耳边似乎传来了万千猛兽的奔腾呼号;混乱之中他感觉到加隆用力推了他一把,而他也只来得及用“又来了”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就再次眼前一黑,以自由落体的方式向下加速落去。

---------------

“阿嚏,阿嚏!”虽然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终于踩到厚实地面的米罗还是被突然骤降的温度和周身寒冷彻骨的触感刺激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胡乱拨开直掩埋到自己头顶的冰碴和雪块——幸好它们是松动的,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置身于一片广袤无垠的冰原之中;头顶彤云密布,不时有几声惊雷响起,而远处灰蒙蒙的地平线上,紫色的闪电则像流星般一道道划过。

“这又是什么鬼地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雪堆里爬出来的米罗用力搓着冻得快没有知觉的双手,心中再次把加隆连带他这个不靠谱的空间魔法诅咒了一百遍。

他正想试着去喊一喊这个总是连累自己的可恶家伙的名字来消消气,眼角余光却突然注意到了被他扒开的雪堆之下,在那已经凝固如铁的晶莹冰层中,似乎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虽然隔着冰层看不清他的面容,可是从那仍可辨别的高大身形和淡金发色来看,毫无疑问是个年轻的男人。

米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瞬间停止了跳动,一种彻骨的冰冷从脚下的冰层迅速蔓延上来,像毒蛇一样紧紧缠住了他的手脚和咽喉;刺骨的寒气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胸腔,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甚至觉得自己被这份突如其来的寒冷给冻住了,完全无法思想也无法行动,直到有人猛地拍了下他的肩膀,他才如梦初醒般转过身来。

“加隆?!!!!!”

“你一脸恐怖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满头冰碴鼻尖上还粘着一片没融化的雪花的加隆侧着头瞅了瞅米罗,抬起手来用力在他面前挥了几下,“拜托别用那种好像眼前站着非人类生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吗?为什么我觉得你看拉达的眼神都比现在看我要友善咝——你掐我干什么?!”

“看看你到底是人是鬼。”米罗收回手来神色如常,“谁让你总是突然出现在别人身后。”

“自从来到死亡之谷,你好像就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偏见,”加隆沉吟道,“但愿这是我的错觉……”

“不你说的很对,”米罗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有谁能对一个曾经夸下海口却总是半路出岔子给别人带来无限麻烦的人还能从一而终的抱有好感呢?”

“小小年纪就这么斤斤计较,我真担心你的人生会少了很多乐趣呀。”

“我的人生还用不着您来费心,不过眼下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好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啊……”加隆装模作样地环视了一下白茫茫的四周,“应该是传说中的寒冰地狱吧。”

从昨天的王宫奇遇到今天的荒野冒险,其实他和米罗都意识到两人之间的交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他们总是会情不自禁地互争高低,在任何问题上都有意或无意地不愿达成彻底的一致,然而很多的冲突其实根本不是道德观念或者为人准则之间的差异所能解释;不过另一方面,他们二人似乎又都十分享受这一过程——虽然米罗口头上并不承认,那就像是两个最熟悉的朋友之间最令人放松和心情愉悦的玩笑和调侃,令人欲罢不能。

当然,在面对更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他们也都懂得适可而止一致对外,这或许是两人之间唯一心照不宣的认同之处吧。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最大的可能是米诺斯在我们走后用魔法干扰了我的法阵,不过没关系,已经到了这里他是怎么也追不上的……我说蓝蝎阁下,你在听吗?”察觉到米罗有些心不在焉,加隆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寒冰地狱,就是沙加的手册里所说的死亡之谷中千里冰原百尺冻土、万物不生鸟兽绝迹、即使是万物之灵的人类也无法踏足的地方?”米罗虽然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可是其中毫不掩饰的疑惑语气显然是指向加隆的。

“没错,这里终年冰雪暗无天日,比阿斯嘉德最冷的冬天还要酷寒,人类是绝对无法在这里长期生存的。不过真想冒险的话,来个极限冰原穿越倒也不是不可以……”一阵冷风吹过,加隆忍不住用力揉了揉冻得发痒的鼻尖,“你突然问这个干吗?该不会真想尝试一下吧?”

“所以这里一般来说不应该有人,对吧?”

“确切来说,我们俩很可能创造了寒冰地狱同时存在人类数量之最哦~”

“我看未必吧。”米罗退开一步,侧身向身后的方向指了指——

“那边,还有第三个人。”

评论

热度(44)

  1. LaChasseAuxPapillons携手且道同归去 转载了此文字